鳳弈第16集分集劇情

鳳弈第16集分集劇情介紹

嚴寬催眠梁帝被識破 皇后絕食抗爭表不滿

  母女見面抱頭痛哭,羅英向葉凝芝講述了梁帝將他們從北巔接回來,又給他們買下一座戲台,重建鳳祥鳴,使他們免於奔波之苦的往事,她知道女兒一直心悅於魏廣,如今她竟然成為皇帝的妃子,這讓羅英十分不解,然而此時人多嘴雜,葉凝芝無法向母親說明情由,只得含糊其辭應付了過去。

  離開鳳祥鳴後,葉凝芝向梁帝道謝,梁帝示意她注意對麵茶樓上一直監視這邊的一個男人,告訴她說,那是北應王的人,自己此行就是要讓那些人知道,她的家人自己也要維護,使得他們投鼠忌器,不敢對鳳祥鳴下手,這是自己送給她以後出宮的禮物,葉凝芝聞言更加感動,再次拜謝梁帝。

  自從聽過嚴寬的一番話後,本來心底清明的皇后對葉凝芝嫉恨暗生。一日,後宮妃嬪來向皇后請安時,她故意免了她們應有的禮數,語氣酸澀地讓她們日後都到挽香殿去向葉凝芝請安,還說以後這後宮就是她的天下了。這番話很快就在整個皇宮傳了開來,一時間人心惶惶,流言漫天,梁帝聽說以後,特意趕到永德宮規勸皇后,不要在這個內憂外患的時候再給自己添堵,並告訴她,如此的作為,只會將自己越推越遠。皇后卻知道,即使自己千依百順,梁帝也不會常來自己宮中,梁帝見勸不了她,留下讓她好自為之的話,氣憤地拂袖而去。

  魏廣舊傷復發,訊息傳回彥都後,梁帝體恤他太過勞累,想要另派陳子其將軍去收拾殘局,讓魏廣早日還京,葉凝芝得知此訊息替魏廣憂心的同時也十分高興,如此一來,魏廣就不必再身犯險境,兩人也可早日團聚了。

  但同樣的訊息,在前線卻掀起了軒然大波,雖說戰事已近尾聲,但怎么說臨陣易帥都不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長公主龐貞更是以此為由,再次挑撥離間,全力抹黑自己那個坐在皇位上的弟弟龐通,想要拉攏魏廣為已所用,並讓他上香祭祖時問一下自己的先人,他們魏家到底保的是龐通還是大梁的江山,魏廣依舊不為所動。恰在此時,前來傳旨的太尉也到達了前線,他語氣強硬地命魏廣依旨行事,長公主藉此又火上澆油一番,魏廣卻只但笑不語。

  當夜,龐貞再次來找魏廣喝酒,繼續使勁全力挑撥離間,魏廣卻無意間在她靠近手腕的右臂內側看到了那個讓自己一直銘刻於心的火焰圖案,他心中震驚不已,卻不動聲色地以裝醉掩飾了過去。

  眾嬪妃再次來向皇后請安,皇后得知其中依然沒有葉凝芝的身影,而自己的智囊朗坤也還是音訊全無,急火攻心之下竟然做出了一個幼稚的決定:絕食。皇后絕食,滿宮皆驚,太后得知皇后已經一天沒有吃東西,親自到永德宮相勸,皇后卻說什麼也聽不進去。梁帝聽聞以後心中氣惱,本不想管她,但堂堂一國之母若是絕食而死,自己這個做皇帝的面子上自然不好看,再加上他嘴上說得絕情,其實心中還是在意自己這個結髮之妻的,因此便召了御醫和貼身伺候皇后的宮女,詢問情況,想要讓人強行給皇后餵些參湯,卻被御醫阻止了。御醫告訴梁帝,皇后身體虛弱,只是靠著一股怒火維持著,如果強行進食,只怕會火上澆油適得其反。梁帝聞言不禁憂心如焚,他命人通知了御膳房,做了皇后平日最喜歡吃的菜,親自給她送了過去。

  皇后依然不為所動,梁帝知道她是氣自己納了葉凝芝為妃,但有些事不好明說,只能溫言相勸,皇后卻態度堅決地表示,梁帝一日不收回成命,自己就一日不吃東西,梁帝聽了這話,氣得拂袖而去。

鳳弈劇照

鳳弈劇照

  回到廣宣宮後,有侍衛來報告梁帝說,嚴寬在廷尉獄突然仰天大笑,喃喃自語說,大梁亡了,當時不知從哪裡飛來許多的烏鴉,停在廷尉獄的房頂上,黑壓壓的一片,此事鬧得人心惶惶。梁帝正在心中煩亂,得到這個訊息更加焦躁不安,就想要見見嚴寬,讓他再次觀天象預測一下大梁國運吉凶。

  此時,太后正帶著滿宮嬪妃在永德宮苦口婆心地勸說皇后用膳,皇后依舊不肯,葉凝芝見她虛弱不堪,身上早已不見了平日的優雅雍容,也不禁想上前勸說,哪知皇后一見到她就激動地站了起來,卻因為連日未曾進食,當即便昏了過去,現場又是一番忙亂。

  回宮的時候,葉凝芝和太后同乘一輦,太后知道皇后的心結完全都在葉凝芝身上,囑咐葉凝芝一定要救她,葉凝芝點頭應下。正在此時,葉凝芝忽然發現一隊侍衛帶著嚴寬進了宮,經歷了傅詩桂之案,再加上魏廣跟她說過這個嚴寬耍過的那些把戲後,她對嚴寬此人全無一點好感,且心中百般警惕,見他無端入宮,便知道一定是梁帝相召,不禁大驚,擔心他再對梁帝施什麼詭計。

  嚴寬見了梁帝之後,以兩人接下來所說的事情事關機密為由,讓他屏退了左右。嚴寬略一用力便崩壞了手上的鎖鏈,梁帝大驚,見他從懷中掏出當年為先帝續命後,先帝賜予他的那塊保命玉佩,不知他在耍什麼把戲,精神高度緊張地盯著他的一舉一動。哪知此舉正好中了嚴寬的詭計,他利用那塊玉佩,對梁帝進行了催眠,想要以心理暗示擺布他,讓他與長公主龐貞議和,將半壁江山讓與龐貞,並將所有對龐貞不敬的人全部斬首。

  眼看梁帝就要著了嚴寬的道,千鈞一髮之刻葉凝芝及時趕到,打斷了嚴寬的催眠,看到這一幕她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當即拔出跟隨自己進來的侍衛腰間佩劍,想要殺了嚴寬,卻被侍衛苦苦勸住。被驚醒的梁帝根本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只記得嚴寬反覆對自己說什麼和為貴的話,葉凝芝擔心再出紕漏,連忙命人將嚴寬押了下去。

  皇后已經五天沒有進食了,太后擔憂不已,葉凝芝想出了一個以毒攻毒的妙計,向梁帝請旨,讓後宮所有嬪妃跟隨在自己身後,護送自己前往永德宮,去給皇后送飯。梁帝聞言不明所以,久居深宮最是明白女人間那點心思手段的太后卻瞬間明白了葉凝芝的意思,看她的眼神中不禁露出讚許。

  葉凝芝帶著大大小小的妃子,浩浩蕩蕩到了永德宮,她知道皇后一定早就得到了稟報,便讓其他人留在門外,自己獨自一人端著食盤走了進去。皇后見到葉凝芝,自然是怒火中燒,葉凝芝卻還故意氣著她說,自己封妃一來,一路平順,根本就沒有預料之中的爾虞我詐勾心鬥角,所有嬪妃都巴結著自己,唯自己馬首是瞻,梁帝也早就在兩人之間選擇了自己,等她絕食而死後,自己就是這永德宮的主人。葉凝芝這番話果然起了效果,皇后聞言氣急,一股不服輸的倔強促使她抓起葉凝芝端來的糕點便大口吃了起來,葉凝芝見狀這才放了心,她暗地裡囑咐了那些嬪妃和宮女一番,這才施施然離去。

  了結了這樁事,葉凝芝覺得渾身脫力,做凝妃這些天以來,她沒有一刻鬆懈,總覺得這宮裡上上下下都在盯著自己,此刻她只想卸下所有的纏累,什麼都不去想,因此便又回到了這個宮中唯一可以讓她放鬆的地方——梨花學堂。葉凝芝本想在這裡好好睡一覺,但是礙於宮規,花長使她們卻不敢留葉凝芝在此,阿嬌阿俏更是一個勁兒地催促葉凝芝回挽香殿,葉凝芝十分無奈。

  讓皇后心中惦念的朗坤此刻正在安陵城的客棧中和兩個人見面,這兩人是師兄弟,當年都在皇宮裡做御醫,為了錢財竟捏造謊言誣告他們的同門師弟,還在大理寺堂前對天發誓,信誓旦旦地自稱所言無虛,差點害死師弟。朗坤當面將這些往事一一道來,並說出兩人一個身患絕症時日無多,另一個最在意的兒女在西湖的大風中翻船,至今屍骨無存,他留下兩錠銀子讓兩人準備後事,起身離開了。這兩人十分震驚,不知這個來無蹤去無影的朗大人到底是何來路,為何會對他們當年的秘辛瞭若指掌。

  原來,朗坤口中那個被陷害的御醫就是他自己,他和那兩人是同門師兄弟,三人的的授業恩師名叫趙學,只是如今他們已經認不出自己這個師弟了。朗坤幼年父母早亡,是趙學將他撫養長大,又傳他醫術,朗坤曾用師父所教,救過許多的人。如今,他的師父就居住在這安陵城中,只不過,他近日已經歸天了。朗坤離開那兩人後,來到趙學家中,見過了他的幾個兒子後,跪在靈堂,流著淚祭奠了自己的師父……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6-05 14:25:44

鳳弈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鳳弈"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