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弈第2集分集劇情

鳳弈第2集分集劇情介紹

魏廣為保凝芝假裝輕薄 凝芝心悅魏廣親口表白

  當眾人都以為皇太后生了氣時,想不到她竟然哈哈大笑起來,稱這一偷一敬體現了兒孫們孝心一片,帝後二人相視一笑,文武大臣也都紛紛笑了起來,龐貞和龐宇卻暗自咬牙。

  壽宴過後,葉凝芝並沒有急著離開皇宮,而是找到了魏廣,想問他為什麼能贏了這次的生死之賭。魏廣卻更想知道葉凝芝當日為什麼在大殿上不指認長公主,葉凝芝道,無論選擇指證皇后還是長公主,都難逃一死,所以只能選擇自己的路了。魏廣不禁贊她聰慧,至於她的疑惑,並非自己神能,而是皇太后早就看出了長公主姐弟二人心術不正,為了不助紂為虐,她這才採納了魏廣的建議,表面依順那二人,背後卻與他們反其道而行之,因此,龐貞想要借壽宴之機挑事,她自然要壓制了。

  魏廣為葉凝芝解惑之後,忠告她速速離開皇宮,因為這裡不是適合她呆的地方,皇后雖然一時沒有降罪,但她心思深沉,說不準哪時便改變了心意。魏廣鄭重地向葉凝芝施了一禮,轉身離開,葉凝芝在他背後大聲道謝,並說兩人一定會再見面,自己欠他的一定會找機會回報他。

  挫敗了長公主的陰謀,皇后高興萬分,承諾要提拔朗坤做中常侍,並讓魏廣繼續跟著朗坤。其實,在這件事當眾,魏廣的功勞最大,但皇后卻沒有賞賜他,並非她不知,而是她看出那日他在大殿上說的那些話並不是臨時起意,可他卻沒有與自己商議,這讓皇后十分不喜。魏廣乃罪臣之子,注定無法在朝為官,皇后自然能向梁帝舉薦他,但她需要的是忠心於自己的人,她將自己的意思當面說了出來,魏廣也不分辨,稱是退了下去。

  之後,皇后動用外戚,聯名彈劾龐貞和龐宇囂張跋扈擾亂朝綱,梁帝久已忌憚二人,順勢下詔,將北巔賜予長公主,將平川賜予廣定王,藉機解除廣定王兵權,將長公主遠遠調離京都,其黨羽皆因種種罪名革職查辦。二人啟程前往封地那日,漫天的飛雪,皇后故作姿態前來送行,龐貞卻趾高氣揚地告訴她,自己說到底還是長公主,一定還會回到宮中的。

  葉凝芝一行出宮後回到了涵城,小姐妹阿嬌和阿俏正在街上一邊走一邊打趣葉凝芝,卻見魏廣騎著馬迎面走來,葉凝芝頓時呆住。魏廣此行是與朗坤一起出門辦差,他見到葉凝芝後並未搭話,只是招呼了朗坤一聲,縱馬離開了。

  葉凝芝的心都跟著魏廣飛走了,她沒有心思再練習雜耍,每日在街頭遊逛發獃,盼著能再見魏廣一面,可巧的是,這天她在街邊吃麵的時候還真的遇到了魏廣,魏廣依舊看她一眼並未說話,但只那一眼,就足以令葉凝芝興奮莫名了。

  回到家後,她翻出自己一直捨不得穿的新衣,並學著宮中女子的樣子,改了梳妝。葉凝芝為了表演方便,一向都是像男孩子一樣打扮,簡單的在頭上梳一個髮髻了事,如今這一裝扮真的令人眼前一亮。但令她想不到的是,她裝扮一新上街準備偶遇魏廣的時候,被朗坤看到了,朗坤驚艷她的美貌,命自己的手下楊彪想辦法將葉凝芝給自己弄到手,魏廣聞言心下鄙夷。

  葉凝芝看到不遠處朗坤那色眯眯的眼神,不禁有些心頭髮緊,但她並未將這事放在心上。阿嬌和阿俏繼續打趣葉凝芝,卻不知她們的對話全都被躲在牆角的魏廣聽了去,魏廣知道這小姑娘心悅自己,不禁莞爾。

  羅英也知道自己的女兒心繫魏廣,不禁擔心不已。原來,羅英兩日前的雨夜,曾無意間看到魏廣和綢緞莊的千金王小麗站在樓上撕扯,王小麗墜樓摔死了,她便以為是魏廣調戲不成起了殺意,她怎能看著自己的女兒落入泥潭?因此想要帶著百戲班離開涵城,前往曲陵。葉凝芝自然不相信母親的話,千方百計替魏廣開脫,羅英十分無奈。

  其實,羅英還真冤枉了魏廣,那個色膽包天強占民女的人不是他,而是朗坤身邊的楊彪,魏廣是為了阻止王小麗尋短見,才發生了羅英看到的那一幕。為此,魏廣與楊彪起了爭執,朗坤在酒樓置了一席為兩人解和,魏廣不肯與這樣沒有下限的人共事,朗坤再三勸解,並拿出自己當年為他父親收屍及替他在皇后面前求情保下他一命的事暗中逼迫,魏廣只得不情不願地飲下了那杯和解酒。

  話不投機半句多,魏廣不想與這兩人多說,便找了個由頭告辭了,他剛出門就看到了樓下街邊買胭脂的葉凝芝,便又轉頭回到了酒席。他裝作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對朗坤說,他經常跟別人說自己不近女色,沒有男子漢氣概,自己一向耿耿於懷,今日便證明給他看,一會兒從門前經過的第一個女人,無論美醜,自己都要收了她。朗坤覺得有趣,便與他一同望向門外,待葉凝芝走過之後,魏廣便跟了出去,朗坤不知他為何忽然轉性,便讓一個手下跟去查看。

  魏廣追上葉凝芝提議找個地方聊聊,葉凝芝自然求之不得。魏廣帶著她來到一座荒廢的寺廟,他故意將廟門半掩,然後半真半假地親了葉凝芝,並用匕首示警,嚇走了暗中跟蹤偷窺的人。葉凝芝雖然心悅魏廣,可看到他突然變成了一副紈絝子弟的模樣,嚇得手足無措,說什麼也不相信這是魏廣本人,還以為是誰假扮的他。魏廣心中好笑,故意嚇唬葉凝芝要對她進一步非禮,還沒等葉凝芝有所反應,他人已經不見了,門外遠遠傳來他的聲音,讓葉凝芝今後無論對誰,都說是自己的女人。

  那個跟蹤的人回去後將看到的事一五一十報告了朗坤,朗坤聽說那個被魏廣收了的女人竟然是自己看上的葉凝芝,不禁掃興。

  之後,葉凝芝去了綢緞莊,打聽到小麗的未婚夫阿朗在小麗墜樓的地方祭奠她,便尋了過去,阿朗告訴了她當晚發生的事。原來,小麗是去拜託魏廣給遠在津州的自己未婚夫送信的,魏廣看出小麗心生死意,想要攔阻她,卻只抓下了她的一片衣服,小麗就這樣跳樓殞命了。

  葉凝芝得知了真相,心下大慰,慶幸自己沒有看錯人。這時,魏廣恰好出現在樓上,葉凝芝氣呼呼地跑去追問他,為什麼要假裝輕薄自己,是不是有什麼計畫,魏廣卻什麼都沒有告訴她,只拍著她的肩膀讓她回去好好練雜耍。葉凝芝又仿佛被打了雞血一般,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為了魏廣的這句話,她決心要練好母親教的絕活——火舞流光。

鳳弈劇照

鳳弈劇照

  此後的一天,兩人再次街頭偶遇,一起去遊玩、抓魚,好不歡樂。葉凝芝喜憂參半,喜的是魏廣待自己溫柔貼心,憂的是他一直不對自己表白,而自己身為女孩子,一直被母親教導要矜持,她不知該如何是好。正在她左右為難時,一個商人騎馬走來問路,葉凝芝指給他之後突然靈機一動,向老天祈禱,自己抄小路趕去東門,如果比那個商人早到的話就去向魏廣表白,如果商人早到就作罷。

  葉凝芝飛奔趕去東門,等她氣喘吁吁地趕到時,將將望見那商人出城的身影,她不禁萬分懊惱,可一抬頭卻發現,那個商人正騎著馬從城中緩緩而來,她這才知道自己剛剛認錯了人,於是又轉憂為喜。

  往回走時,葉凝芝恰好遇到了魏廣,她鼓起勇氣拉著魏廣一路跑去了之前他輕薄自己的破廟,將自己內心對他的愛慕當面道出,並詢問他何時去自己家中提親。魏廣卻說,自己過幾天就要回家鄉和指腹為婚的未婚妻柳倩倩成親了,葉凝芝質問他為什麼不早告訴自己,魏廣稱柳倩倩以前是宮女,而宮女離宮三年內不能說親,所以自己不便張揚,葉凝芝聞言頓時淚如雨下,但她還是哽咽著將自己能想到的賀詞一股腦地道出來,祝他和柳倩倩百年好合。看著她難過的樣子,魏廣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5-29 00:01:35

鳳弈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鳳弈"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