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弈第20集分集劇情

鳳弈第20集分集劇情介紹

凝芝暴露行藏說出真相 四腳太監之謎初露端倪

  永倫宮的燈火瞬間全滅,皇后帶的執戟郎全都被人解決了,宮女們嚇得驚叫連連,皇后心下害怕,卻還是故作鎮定。

  動手的人是四腳太監,但他此時脊背挺得筆直,根本就不是兩手垂地的模樣,他當面說出了皇后當年的好些舊事,包括一些不為人知的隱秘之事。皇后聽了更加驚疑,連聲質問他是誰,四腳太監陰測測地低頭,讓她撕開自己的麵皮看一看,

  皇后嚇得大驚失色,四腳太監對她說,害人終害己,勸她趕快收手,並威脅她說,如若不然,自己還回來找她,說完轉身離去。四腳太監出了宮門後,卻與一個與自己一般打扮、一樣行動舉止的小太監迎面相遇,兩人都嚇了一跳,但卻誰都沒有說話,各自走開了。

  那後來的四腳太監又將一個錦袋掛在了宮門口的樹上,也匆匆離去,沒有人知道,這個四腳太監是葉凝芝假扮的,她想要提醒魏廣,又不敢與他見面過於頻繁,只能採用這種方法。

  在阿嬌阿俏的幫助下除去假面換回宮裝之後,葉凝芝獨自回挽香殿,不想突然天降大雨,她只得躲到一處迴廊暫避,不想正巧遇上了魏廣。葉凝芝剛剛撕下假面,臉皮有些發紅,被魏廣發現端倪,葉凝芝隨便找了個藉口遮掩了過去。葉凝芝淋雨受涼,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完工了連忙解下自己的披風替她披上,並說這是自己為臣的本分,讓她不要多想。

  葉凝芝哪能真的做到無動於衷?可她又不知該說些什麼,便沒話找話地問起魏老將軍的墳塋安遷之事,魏廣卻問她願不願意和自己一起去祭拜,葉凝芝擔心和他有太多糾纏,連忙拒絕,想要離開,魏廣卻拉住她,自己轉身走進了雨幕之中。

  魏廣出宮的時候,發現了樹杈上的錦袋,拿下來一看,發現裡面還是一張紙條,上面寫著當年龐貞身邊的三個貼身宮女只剩下了一人在世,現居錦榮縣,建議魏廣前去尋訪。

  龐宇派到魏廣府中的細作將四腳太監的事報告了他,龐貞得知他經常為魏廣提供線索,助他調查魏焱之死的真相,哪裡肯容他破壞自己的計畫?當即傳令抓捕這個四腳太監。與此同時,梁帝也知道了四腳太監的訊息,擔心他是龐貞派來的,也命人四處搜捕。

  皇后將朗坤召到了自己的永德宮,告訴他說,他的那些案子已經查明都是誣告,從今後不會再追究,並詢問與他同時進宮的太監,還有誰知道自己當年曾經病入膏肓,梁帝甚至為自己預備好了後事的那些舊事。朗坤想了想,表示應該沒有其他人知道了,皇后讓他回去好好回想,並拿出四腳太監的畫像讓他辨認,朗坤推說不識。

  魏廣再次在御花園的大榕樹下見到了四腳太監的影子,一路尾隨他進了一處庫房。這個四腳太監正是葉凝芝假扮的,她見自己跑不掉,便故意壓低嗓音說話,稱自己為他父親不平,魏廣卻說自己早就知道龐貞在說謊,自己這么做是有原因的,其中之一就是要引她出來。原來,自那夜雨中相遇後,魏廣就猜到了這個四腳太監是葉凝芝假扮的,他一把抓下了葉凝芝的假麵皮,葉凝芝吃驚不已。

鳳弈劇照

鳳弈劇照

  魏廣明顯能從葉凝芝眼中看到她對自己的關心,因此鍥而不捨地追問真相,葉凝芝無法明說,只能告訴他,自己之所以不說,是為了保護他。魏廣不肯罷休,依舊追問,葉凝芝無奈之下說出,若是因為自己使他遭到梁帝猜忌,不僅於他不利,只怕天下百姓都要跟著遭殃。魏廣告訴她,就算梁帝猜忌,賜自己毒酒一杯,自己也會毫不猶豫地一飲而盡,因為魏家向來就是忠烈傳家,但自己不想兩人之間有什麼誤解。葉凝芝聞言,只得含淚說出了真相。

  魏廣這才知道,梁帝御駕親征並非因為自己的陳情表,而是因為葉凝芝的苦求,他心中不禁酸澀難忍。葉凝芝將自己埋藏在心底的苦衷一股腦道了出來,魏廣也忍不住淚目,看著當初那個無憂無慮天不怕地不怕的江湖女子,如今竟然為了自己,為了江山社稷,為了黎民百姓受這樣的委屈,他心疼不已。葉凝芝告訴他,自己一定要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但是現在還不行,魏廣忍不住一把抱住她,懇求她不要再逃避自己,自己會不打擾地陪在她身邊,葉凝芝終於忍不住淚流滿面,大哭失聲。

  侍衛發現了四腳太監的行蹤,帶人包圍了葉凝芝和魏廣所在的庫房,以此同時,皇后和龐貞都得到了這個訊息,一個命人前去抓活的,一個下令殺無赦。幾撥人馬在庫房外相遇,庫房的門卻在此時打開了,魏廣押著帶著黑色頭套的葉凝芝走了出來,稱這是敵軍的探子,自己要將她押回元帥府審問,梁帝和皇后的人都要帶走這個“四腳太監”,魏廣卻不理不睬地帶著葉凝芝徑直離開了。

  梁帝得知訊息後十分震怒,更加確定了魏廣是自己的心腹大患。龐貞的人也是無功而返,這令她也十分惱怒,不禁對魏廣起了殺心。永德宮的宮女也向皇后復命,但她帶來了一條重要線索:禁軍說,那個四腳太監看起來像是個女人……

  魏廣護著葉凝芝離開皇宮後,帶她去看自己出征前讓人幫她準備的嫁衣。葉凝芝曾無數次幻想過自己身穿嫁衣,在城門口迎接魏廣,和他一起攜手去看煙火的情景,但是如今穿上了鳳袍,她卻再也不能牽他的手了。魏廣想讓葉凝芝做嫁衣上那隻鳳凰,他不想讓這隻鳳凰被囚禁在深宮裡,因此提出帶葉凝芝離開,兩人去一個沒有人找到的地方,過與世無爭的生活。葉凝芝心動了,但僅存的一絲理智還是迫使她拒絕了,她知道,魏廣的忠魂,他父親的遺願,這些魏廣都不可能毫無芥蒂地放下, 自己不能做他的絆腳石。魏廣聽了她的話,也紅著眼睛沉默了。葉凝芝眷戀地深深望了一眼那襲嫁衣,轉身離開了。

  龐貞召了朗坤和魏廣來喝酒,魏廣聞出了酒里的味道有異,龐貞告訴他,那是自己那匹汗血寶馬的血,近日它日夜嘶叫,有高人說,這是天降異象,江山就要易主。魏廣聞言便接過話頭,祝她和龐宇大業得成。朗坤好奇地詢問朝中哪些人投靠了長公主,龐貞卻神秘地說,到時候他們自然就知道了,朗坤又請求龐貞,到時候留皇后一命,稱自己想要看她衣不蔽體被打入冷宮的狼狽模樣,龐貞笑著答應了。朗坤當即表示,從今後,自己就是她手中的刀,願為她做所有血腥骯髒的事。

  朗坤的這番表忠心,得到了龐貞的信任,她又開始挑撥魏廣,以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來激起他的怒火,龐宇也在一旁火上澆油。魏廣面上與這對狼子野心的姐弟推杯換盞,心中卻回想著從龐貞的貼身宮女那裡得到的真相,恨不得立刻將龐貞斃於當場,但他面上卻還是扯出一個溫和的笑容,來迷惑龐貞。

  皇后懷疑了朗坤,她故意選了個剛下過雨的時間,在廊下召見朗坤,讓他回復四腳太監的事,朗坤表示自己一時沒有線索,皇后便打發他走了,但隨後便讓人將印下了他腳印的那片泥地整塊挖起來風乾……

  之後,皇后又命自己安插在元帥府的心腹將魏廣手中的腳印泥塊偷了過來,讓大理寺卿進行比對。大理寺卿經過痕跡鑑定後稟告皇后,魏廣府中那兩對腳印的其中一對,與她讓人拿來的腳印是同一個人的,只不過一個穿的是太監的靴子,一個穿的是三品官員的靴子。皇后聽了這番話心中大驚,命人將這些腳印偷偷埋了起來……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6-12 00:04:06

鳳弈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鳳弈"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