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弈第23集分集劇情

鳳弈第23集分集劇情介紹

火樣紅道出當年劇變真相 班鈴兒爭寵暗獻秘密地圖

  皇后回宮後將朗坤召到了永德宮,將火樣紅的往事當面說了出來,揭穿他的真實身份就是火樣紅。事實證據俱在,朗坤無法再隱瞞,只得承認了自己的身份。他告訴皇后,自己當年被太后所救,送給了自己的師傅趙學,趙學用盡平生所學保住了他的性命,又用了近一年的時間,替他整容,給他改頭換面成了另一副模樣,給了他一個新的身份——朗坤。

  雖然面貌已經完全改變,但十八年前,朗坤第一次入宮時,皇后就覺得他的眼神十分熟悉,像極了火樣紅,這才將他留在了自己身邊,一步步提拔,對他寵信有加。皇后很好奇,當年那個英俊瀟灑,滿身書卷氣的火樣紅怎么會變得這般狂傲不羈,除了眼神,再無半點相似之處。

  朗坤無奈地告訴她,自己身上的這種痞氣都是在賭場青樓里練出來的,當年為了徹底隱藏身份,他故意混跡那些紅塵煙花之地,學著那些紈絝子弟的模樣,硬是把一個滿身書卷氣的火樣紅變成了張揚跋扈的壞人朗坤。

  皇后聞言,笑著笑著又哭了,這一切,讓她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她沒有想到,自己心中最在意的人,十八年來一直陪在自己身邊,而自己不但一無所知,還經常對他呼來喝去,非打即罵。想起這些往事,皇后愈發覺得對不起朗坤,朗坤卻安慰她說,雖然這些年她經常喊打喊殺,卻從未殺過人,也沒有真正害死過誰,在這後宮的無間地獄裡,她已經算是善良之人了。朗坤的話讓皇后更加慚愧,她鄭重地跪地叩頭,大禮拜謝朗坤,朗坤嚇得連忙後退一步,下跪還禮。

  皇太后再次在狼山召見葉凝芝,詢問她當日所說平安香買不到是什麼意思,葉凝芝將龐貞那邊的情況一一相告,太后聞言長嘆一聲,讓葉凝芝不要再到龐貞那邊,免得被她窺出端倪,身遭不測。葉凝芝卻堅持要留在龐貞身邊,以期獲得更多的內幕線索。太后不禁讚賞葉凝芝為國為民的這份胸襟,囑咐她好好保護自己。

  葉凝芝的苦心果然沒有白費,不久之後,她和魏廣同在承祥宮與龐貞議事的時候,龐宇和朗坤勾肩搭背醉醺醺地走了進來,朗坤口口聲聲揚言龐通是昏君,最該坐在皇位上的是龐宇,並催促龐貞及早起事。龐貞聞言很不高興,魏廣也作勢要離開,龐貞詢問他有何不滿,魏廣假裝義憤填膺地質問朗坤,沒有糧草兵器和火硝石,拿什麼起事。

  喝得有些意識不清的龐宇被這話一激,當即不管不顧地說出,那些東西早已備齊,只是他們不知道罷了,魏廣和葉凝芝聞言心下大驚,表面上卻裝作平靜的樣子。

  龐宇和朗坤相攜出門的時候,很不滿地咕噥了一句:為什麼最難的一環已經準備好了,卻遲遲不動手,魏廣和葉凝芝將這話記在了心中,之後又私下見面,商談此事。魏廣猜測,龐宇所說的最難一環應該是傳說中布置在彥都的火硝石庫。葉凝芝詢問了朝廷所有的火硝石庫所在的位置,心中更加疑雲叢生。

  原來,當日她和班鈴兒在掩埋北應王屍體的時候,曾經見到一份從他身上掉落的地圖,上面寫著永東門火硝石庫,而魏廣所說的那幾個火硝石庫當中,並沒有永東門的位置。北應王和龐貞、龐宇來往密切,因此魏廣推斷,那份地圖上所標的永東門應該就是龐貞他們藏火硝石的秘密地點,於是一面讓葉凝芝去找尋那份被她埋起來的地圖,一面動身去永東門一帶查訪。

  嚴寬又在廷尉獄出了麼蛾子,他不知從哪裡招來了一大群烏鴉,盤鏇在廷尉獄上空不斷嘶叫。廷尉將此事連夜稟報了梁帝,梁帝頓時想起前些時自己召見嚴寬時,他所說 “將有一個大火球從東方升起,在空中變成了炸開的煙火,遍地都是屍體”的話,心中驚異。再加上廷尉報告說,自己在城外查獲了一批秘密運送火硝石的人,還沒等查問,那些人就服毒自盡了,梁帝更加憂心,猜測龐貞在彥都建有秘密火硝石庫,連忙傳旨詳查,並讓丞相等人連夜進宮商議此事。

鳳弈劇照

鳳弈劇照

  這時,葉凝芝求見,此刻躺在梁帝身邊,替他暖身的班鈴兒連忙起身躲避。梁帝詢問葉凝芝,可有在龐貞那裡聽說過火硝石庫的位置,葉凝芝為免訊息傳出打草驚蛇,並沒有跟梁帝說實話。

  當日一同和葉凝芝掩埋北應王的班鈴兒是知道永東門火硝石庫地圖一事的,她見葉凝芝並沒有跟梁帝坦白,私下詢問葉凝芝,被她訓斥了一頓,便認為自己一飛沖天的機會到了,便偷偷挖出了那份地圖,藏了起來。

  待到葉凝芝再去御花園靈龜石旁的玉蘭樹下,尋那份被自己埋在那裡的火硝石庫地圖時,卻發現東西已經不見了,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班鈴兒,因為藏地圖的地方只有她們倆知道。葉凝芝即刻前去質問班鈴兒,班鈴兒卻裝傻充愣表示自己剛從廣宣宮下了值,什麼都不知道,與她同屋的宮女也作證說,兩人一直都在一起,班鈴兒從未離開。葉凝芝聞言不再追問,卻不知,這個宮女早被心機深沉的班鈴兒買通了,當日班鈴兒裝作一副貞潔烈女的模樣纏著葉凝芝,就是想要利用她的善良正直,好接近梁帝,將來也能出人頭地,如今這么好的機會擺在眼前,她怎么肯輕易放過?

  之後,在梁帝與丞相和太尉等人商議火硝石庫一事時,班鈴兒借倒酒之機,給梁帝呈上了一張小紙條,稱自己有要事稟告。梁帝不動聲色遣退了眾人,詢問班鈴兒有何事稟告,班鈴兒口齒伶俐地將當日北應王之死完全推在了葉凝芝身上,並說自己幫她掩埋屍體時曾無意間見過一份永東門火硝石庫的地圖,自己替他暖身時聽太尉說起火硝石庫,就悄悄挖出了那份地圖,還進言說,曾有傳聞北應王對龐貞唯唯諾諾,言下之意,說不定這就是龐貞他們布置的火硝石庫。

  梁帝聞言當即又急又怒,命她呈上那份地圖,並將之交給了丞相等人,讓他們去永東門仔細訪查那個地方,查到後就地炸毀。丞相擔心傷及無辜,但梁帝更擔心龐貞的力量愈加龐大,而此時又不是撕破臉的時候,只能出此下策。

  皇后知道山上那間小竹屋是朗坤特意為自己蓋的,但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為何朗坤花費了八年時間,只蓋了那么小一間小屋,為了解除心中疑惑,她再次召見了朗坤,並故意對朗坤怒目相向,不假辭色,以掩人耳目。朗坤也配合她一起演戲,故意裝作戰戰兢兢地樣子小心應付。

  待皇后將左右全都屏退,朗坤才告訴她,皇宮中這場奪位之爭遲早要爆發,到時梁帝只顧保護自己,只怕無暇分心照管她,宮中想要她死的人大有人在,那時她的處境就危險了,自己為防萬一才建了那間小竹屋,竹屋下面還有一間地窖,裡面藏有糧食等日常生活的必需品,以備他日她避難之用。皇后聞言心中感動,表面卻還一副雲淡風輕無所謂的樣子,稱真有那一天,自己就從宮中最高的閣樓上跳下來,一了百了。朗坤以自己的過往經驗苦勸皇后千萬珍惜自己,以待他日東山再起,並提醒她,近日彥都怕有異動,一定要待在永德宮,不要隨意走動,皇后聞言也關切地囑咐了他一番。

  葉凝芝在與龐貞閒談時,無意間聽她笑言,她要操辦秋季祭天大典,而往年秋季祭天大典都是梁帝親自操辦的,因此她猜測龐貞等人要在祭天大典前動手,便將情況告訴了魏廣。魏廣聞言即刻動身去查,葉凝芝忍不住叫住他,叮囑他小心行事,魏廣知道葉凝芝是真心為自己擔心,心中甜蜜,不禁粲然一笑。

  魏廣在永東門一帶發現了一幫穿著便衣的廷尉獄兵士,想要追上去查訪,卻被人從身後制止。魏廣不知對方是敵是友,沒有急於動手,而是謹慎地出言詢問,對方聲稱是同路人,魏廣轉身發現,此人正是朗坤,不禁心下瞭然,他早就疑心這個朗坤是自己人,想不到他隱藏到現在才出來相認。朗坤告訴他,廷尉獄的人只怕早就成了嚴寬的爪牙,外面又有許多梁帝派來的人,此時不宜露面,兩人很快達成了一致,合力尋訪火硝石庫。

  其實,魏廣和朗坤都已經有了懷疑目標,那就是永東門附近一家永興酒樓。這一帶酒樓不少,家家生意冷清,唯有這間永興酒樓人來人往,十分熱鬧,且這裡的菜餚十分便宜,這不符合常理。朗坤早就查出,這間酒樓是龐宇名下的,而龐宇一向喜愛玩樂,不可能突然轉性,做起正經生意,因此這間酒樓肯定有貓膩。

  兩人在談話間,發現酒樓上有一撥可疑的人,看裝束是嚴正的手下,兩人立刻明白,自己被跟蹤了,而這幫人一旦回稟了龐貞,龐貞肯定就知道自己已經查到了火硝石庫的位置,為了以絕後患,兩人決定分頭行動,除掉這幫跟蹤的人。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6-12 19:03:15

鳳弈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鳳弈"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