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弈第33集分集劇情

鳳弈第33集分集劇情介紹

班鈴兒被封為女官 魏元帥遭梁帝暗殺

  葉凝芝擔心梁帝會對魏廣不利,便偷跑出宮,約了魏廣在郊外見面。她故作平靜地勸說魏廣離開大梁,魏廣豈能不明白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他早知道功高震會遭皇帝忌憚,但為了葉凝芝,他不捨得也不會離開,但見葉凝芝說得堅決,便沉著臉辭別了葉凝芝。

  魏廣剛走,葉凝芝就後悔了,她又何嘗捨得讓魏廣離開?雖然理智告訴她,應該讓魏廣離開這權力的鏇渦,但感情卻是萬般不捨。魏廣與她擦肩而過之時,葉凝芝心中猶如刀割般鈍痛,她頓時淚流滿面,想起自己與魏廣之前的點點滴滴,她忍不住在心底瘋狂地喊著:魏廣不要走!

  葉凝芝終於忍受不了心中這份失落的痛楚,開口叫出了聲,這一刻她什麼都不想,只想留下魏廣,但當她轉身之時,卻發現魏廣並沒有走,只是站在自己身後幾步之遙處深情地凝望著。聽到葉凝芝叫自己,魏廣唇角忍不住泛起微笑,他走近葉凝芝,溫柔地拭去她臉上的淚痕,告訴她,在自己面前不必逞強,那個無所不能的凝貴妃是天下人眼中的,在自己眼中,她永遠都是自己的葉凝芝。葉凝芝被魏廣深情的表白感動了,當即又雄心勃發地表示,自己也要努力為他遮風擋雨。

  皇后近日又犯了心悸病,身體狀況與日俱下,朗坤為她把脈時發現情況嚴重,也不禁心下憂急,皇后見他神色嚴峻,知道自己的病只怕不輕,朗坤卻故作輕鬆地開解了她一番。兩人正在談話間,葉凝芝來看望皇后,試探著問她,假如自己向梁帝請求為她復位,她是什麼意見。其實皇后何嘗不想重新執掌後宮,但她向來心高氣傲,不屑要那些求來的東西,她要的是梁帝心甘情願為自己復位,因此便稱自己已經習慣了冷宮安適的生活,不想再做回不得不勾心鬥角的皇后之位。朗坤都知道皇后的脾性,也知道她的心思,因此心照不宣地和葉凝芝打趣了她幾句。

  雖然嘴上說不願意,但皇后心中卻對復位充滿了期待,為了適應將來的生活,她在冷宮的院子裡來回散步鍛鍊體力,卻因心悸差點暈倒,恰好遇到路過的花長使,將她攙了回去。御醫診過脈後,為難地直搖頭,稱自己學藝不精無能為力。皇后覺得自己大限將至了,心中十分淒涼,如今她只有兩個心愿,一是好好看看朗坤,將他記在自己的心底,二是能夠重回永德宮,哪怕是死也要死在那裡,她托朗坤請葉凝芝在梁帝前為自己多說好話,朗坤聞言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近來天災不斷,葉凝芝替梁帝出宮撫恤災民,她回來後以民間百姓關心帝後何時和好為由,向梁帝提起恢復皇后後位一事,梁帝卻以正值國喪為由敷衍了過去。葉凝芝見梁帝如此做派,心中十分不快,哪知讓她更堵的事還在後面,梁帝當面表示要封班鈴兒為女官,讓她隨著葉凝芝一起去賑災,葉凝芝早已看出班鈴兒有心機,想不到竟深沉如斯,居然乘著自己對付嚴寬奔走的這段時間趁虛而入,博得了梁帝的歡心。

  丘葉國的大智者東方宇遊歷大梁,梁帝聽說後讓丞相將其召入了皇宮。東方宇曾三次路過大梁,只有這次得到了召見,他知道梁帝一定遇到了什麼疑難之事,於是便直接將他心中的忌憚說了出來,並不遺餘力地挑唆了一番。梁帝忌憚的無外乎是手握重兵的魏廣、深得民心的葉凝芝和身後勢力龐大的皇后,擔心他們同氣連枝,如今更怕的是魏廣與龐貞黨羽勾結,裡應外合禍亂朝綱。自己這些隱憂被東方宇當面說出,梁帝心中大驚,但他不想與這個他國之人之多談,東方宇卻緊追不放,表示自己五日內就能夠找出魏廣與龐貞黨羽勾結的證據。梁帝本就耳軟心活疑心重,如今被東方宇這么一挑唆,當即就答應了讓他去查,若果真查出證據,就封他和弟弟東方軒為大梁國師。

鳳弈劇照

鳳弈劇照

  梁帝被東方宇一番話攪得心煩意亂,本來他心中對魏廣和葉凝芝只是有一點隱隱的擔心,聽過東方宇言之鑿鑿地一番挑撥之後,他的懷疑瞬間被放大了數倍,回到後宮,他向班鈴兒詢問,可曾看出魏廣和葉凝芝之間的私情,班鈴兒雖然一直想爬上後宮高位,將所有人踩在腳下,但她知道此時不是扳倒葉凝芝的時候,因此沒有說葉凝芝的壞話,只說傳言魏廣一直深愛葉凝芝,為了她至今獨身。梁帝聞言更加怒氣衝天,對魏廣恨之入骨。

  朗坤直覺龐貞謀逆之事沒有這么快了結,他約了魏廣見面,談起此事,魏廣深以為然。兩人都覺得嚴正的死十分蹊蹺,朗坤便帶著魏廣去了嚴正的墳前,挖開墳墓後卻發現,死了許久身體已經出現腐爛跡象的嚴正,面容卻栩栩如生。之後,兩人又去了嚴寬的墓地,發現嚴寬的屍體與嚴正的一般無二,都是手腳腐爛面容如生,魏廣判斷這兩具死屍應該是戴了面具,他們根本不是嚴氏兄弟。

  回去之後,兩人將葉凝芝約出來在一間酒樓見面。葉凝芝出身百戲團,見多識廣,曾聽母親的師父說起製作魚皮面具的事,她便按照魏廣的臉型,試著製作了一件面具,結果竟然十分成功,戴在朗坤面上,兩人簡直一模一樣。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嚴寬兄弟倆又故技重施,利用面具將自己變成了東方宇和東方軒,此刻他們正帶著侍衛統領在距離北巔五十里的一家酒樓上看好戲。對面的房間裡,坐的赫然正是龐貞和龐宇,而秘密與之見面的竟是魏廣。侍衛統領大驚,立刻回宮將此事稟報了梁帝,梁帝聞言頓起殺心,吩咐侍衛統領找人扮作山賊去刺殺魏廣。

  之後,梁帝派了魏廣帶著國書去出使烏磁,魏廣帶人走到一處山林時,被一隊扮作山賊的禁軍侍衛伏擊,隨從人員悉數被射殺,魏廣仗著武藝高強好不容易才逃出生天。正帶著班鈴兒在外賑災的葉凝芝得到訊息後,顧不得許多,立刻乘車往彥都趕。

  侍衛統領將情況稟報梁帝後,梁帝大怒,一面命人追索魏廣的命,一面召集大臣在大殿議事。就在他怒氣沖沖往大殿趕時,有侍衛來報,在宮中荒廢的長年殿里,發現了魏廣的行蹤,他立刻帶人前往。

  渾身是血的魏廣此刻正在獨自飲酒,見到梁帝後,直接挑明了自己被他派人追殺的事,梁帝見無法隱瞞,便稱他與龐貞密會,意欲謀反,他是死有餘辜。魏廣聞言一點都不意外,他將嚴寬弟兄二人還未死的訊息告訴了梁帝,並解釋說,與龐貞密會的人也是被易容的,並非自己的真身,這都是嚴氏兄弟的障眼法。

  然而,梁帝已經先入為主地懷疑魏廣不忠,哪裡肯相信他說的這些匪夷所思的事,他想命人將魏廣關押起來,魏廣卻叫住了他,他取出一包劇毒藥倒進酒碗中半包,用力潑在了一旁一名侍衛身上,那侍衛身上的鎧甲立刻被腐蝕,接著又讓侍衛統領將剩下的半包毒藥背著自己和梁帝,放進了案几上十數隻酒碗中的一隻內,稱自己會一碗一碗地喝下去,直到梁帝喝止為止,梁帝聞言默許了。魏廣每端起一碗酒,就講述一段過去的往事,來提醒梁帝,假如自己真有不臣之心,有的是機會,不必等到今天,就這樣,他一碗一碗地喝了過去……

  此時,葉凝芝已經趕回了皇宮,她從陳公公口中得知魏廣藏在長年殿,連忙飛奔著趕了過去。當她來到長年殿時,几上只剩下了最後三碗酒,梁帝也終於大喝一聲制止了魏廣。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6-26 12:18:46

鳳弈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鳳弈"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