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弈第34集分集劇情

鳳弈第34集分集劇情介紹

東方宇再進讒言陷害魏廣 葉凝芝為救龐康身中瘴毒

  其實,就算梁帝不制止魏廣,他也不會毒發,因為他早就使了障眼法,那半包毒藥已經被調了包,酒里根本沒有毒藥,他不過是藉此賭一把梁帝的良心而已,他不怕死,只是希望能死在戰場上,而不是死在這爾虞我詐的皇宮。葉凝芝趕到長年殿後,見魏廣渾身是傷,忍不住握住他的手關切詢問,梁帝見此情景,心中不悅,轉身離開了。回到廣宣宮後,他命令侍衛統領將暗殺魏廣的人和今日在長年殿中的侍衛全部調離彥都,並嚴令不可將此事泄露出去。

  葉凝芝自然不能在魏廣身邊多待,她回到廣宣宮向梁帝打聽發生了什麼事,梁帝謊稱魏廣遇見了山賊,因為眼見兄弟們為自己而死,心中煩悶,才在長年殿多喝了幾杯,自己是去寬慰他的。葉凝芝自然不相信這番說辭,她事後又去問魏廣,魏廣卻說,這件事不知道對她更好,讓她不要再追查。事到如今,葉凝芝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她萬萬沒想到梁帝竟會對魏廣起殺心,她不禁後悔自己一時自私留下了他,魏廣安慰她說,經此一事,自己或許會更安穩一些,並提醒她,接下來他所要面對的局面會更加艱難。

  朗坤親自為魏廣包紮了傷口,魏廣向他講述了自己自己逃脫樹林裡的追殺又落入沼澤地陷阱,最後逃上狼山,憑著心中對葉凝芝的一份牽掛,拚死才逃回來的經過對朗坤講述了一遍。朗坤不禁暗恨梁帝欺人太甚,但他知道,魏廣的心在葉凝芝那裡,所以無論如何都不會離開這個危險的權力漩渦,就如同自己冒死也要留在皇后身邊一樣,因此,他十分理解魏廣。

  葉凝芝將這件事告訴了皇后,在她心裡,如今大梁正是需要穩定民心的時候,魏廣為了大梁三番五次豁出性命,梁帝應該不會如此涼薄才是。皇后聞言不禁冷笑,她告訴葉凝芝,自古無情最是帝王,梁帝骨子裡就是這么涼薄之人,慢慢她就會發現了。葉凝芝勸說皇后向梁帝低頭認錯,給足他面子,讓天下人看到他的決定是正確的,這樣梁帝一定會借坡下驢,給她復位,以彰顯自己的仁德。

  皇后聽了葉凝芝這番話,不禁大吃一驚,葉凝芝如今與之前大不一樣了,頗有魏廣的謀略風範,剛剛這番話明顯已經掌控了聖意,但她知道,葉凝芝說得很有道理。於是,皇后隨著葉凝芝去了廣宣宮,向梁帝認錯,並求梁帝允許自己將功贖罪,出宮去替天下百姓祈福。葉凝芝乘機在旁勸說梁帝恢復皇后的後位,梁帝當即答應,等皇后祈福歸來,自己就昭告天下,恢復他的位份。

  當夜,葉凝芝在宮中思念著身受重傷的魏廣,而魏廣也守著當年替葉凝芝做的嫁衣輾轉難眠。梁帝獨自來到挽香殿,還未進門時,忽然想起之前屢次召葉凝芝侍寢被她拒絕的事,心中頗感煩亂,轉身回了廣宣宮。此刻,他竟然無比想念事事曲意奉承的班鈴兒,於是提筆給她寫了一封密信,囑咐她在外好好辦差,以期成為葉凝芝那樣受人愛戴的女官。

  梁帝不知道的是,這個班鈴兒當上女官,並非為了替百姓奔走,只是為了增加自己向上爬的籌碼而已,因此,為了自己的功績,無所不用其極。此時,賑災之地的主官周大人為了能早日將糧食運抵災區,冥思苦想出了一個絕妙的主意,他知道南銘郡有一條河直通災區廣北郡,平日河水極淺無法行船,但每年這個月的初三初四初五三日,這條河就會漲潮,可供運糧船通過,若是將糧食先運往南銘郡,再經河運運至廣北郡,可節省一半的時間,也可拯救更多斷糧的百姓。周大人將此事告訴了班鈴兒,班鈴兒覺得主意甚好,便安排官員們去照此辦理,但她卻將這個功勞攬在了自己身上,聲稱這個主意是自己命人調查後想出來的,眾人聽後對她大加讚賞,只有了解內情的周大人對這位班女官十分不屑。

鳳弈劇照

鳳弈劇照

  皇后帶著朗坤前往受災的懷慶城祈福,之後又帶人微服私訪體察民情。面對遍地餓殍和那些面黃肌瘦的災民,皇后十分憂心,並為自己之前錦衣玉食卻只知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爭鬥感到慚愧不已。一行人正在街上走著,忽然遇到了一隊殺人越貨的山賊,侍衛們奮起保護皇后,怎奈對方人多勢眾,朗坤只好讓皇后先走。

  皇后本來身體不怎么好,乍見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倒在自己面前,鮮血四濺,一時受到刺激,犯了心悸病,差點昏了過去。朗坤見狀,不顧山賊的圍困,衝過來救皇后,卻被一個山賊在背後砍了一刀,恰好此時官兵趕到,山賊聞風而逃,皇后這才轉危為安。

  朗坤帶著皇后到了安全的地方,安頓下來後為她把脈調養了數日,皇后的身體這才有了些起色。剛剛脫離危險的皇后此時擔憂的不是自己,反而是葉凝芝,她總覺得梁帝會對付魏廣,牽連到葉凝芝。朗坤不明白魏廣為大梁出生入死,梁帝為什麼還要三番五次對付他,皇后一語道破天機:都是男人的妒火猜忌惹的禍。

  東方兄弟依然不死心,又到梁帝面前進讒言,稱自己夜觀天象,發現帝星旁邊有一顆紅鸞星隕落,梁帝以為自己的後宮嬪妃將有劫難,東方兄弟卻說,葉凝芝與魏廣有私情,若不加防範,不出三月將會天下皆知,那時大梁國運將會江河日下。梁帝相信葉凝芝為人,但卻對魏廣不放心,因此這話成功點燃了他心裡的懷疑之火,但顧及這二人不是本國人,這才沒有在二人面前露出端倪,而是出言將他們趕了出去。這兩人也不惱,反而表示自己隨時恭候梁帝召喚。

  當年葉凝芝央求皇后在梁帝面前求情,將本應放逐的傅貴妃之子龐康交由青州名流德夫人照管,如今一轉眼兩年過去了,德夫人將小皇子教導地十分知禮懂事,如今帶著他回宮拜見梁帝,感謝葉凝芝當年的救命之恩。梁帝見過龐康寫的字之後十分滿意,但並沒有將他留在宮中的打算,而是讓德夫人再帶回青州教養。德夫人稟明梁帝,小皇子有今日進益,都是葉凝芝當年捨命相救之功,梁帝聞言對葉凝芝讚賞了一番,並委託她一項重任:讓她代自己去為太后祭陵。

  德夫人向葉凝芝辭行,稱自己想帶小皇子在彥都周圍郡縣遊玩幾日便回青州去了,葉凝芝十分喜歡這個懂事的小皇子,便囑咐了一番讓他們去了。

  葉凝芝帶著人在去皇陵途中,恰好遇到保護龐康的侍衛求救,稱小皇子在前面山上遇險,葉凝芝聞言一面讓人到最近的軍營求援,一面帶人進山找尋小皇子。哪知這山中有瘴氣,葉凝芝讓大家撕下衣衫一角,用水浸濕捂住口鼻,免得中了瘴毒,然後分散開來找人。

  經過一番曲折尋找,葉凝芝最終找到了昏倒的龐康,她叫醒龐康,將自己遮掩口鼻的面巾解下為他繫上,帶著他尋找出去的路。因為沒有面巾保護,葉凝芝很快就覺得呼吸困難,頭暈眼花,她讓龐康先走,龐康說什麼也不肯,最後兩人都中了瘴毒昏迷過去。幸好魏廣的軍營就在附近,他得報後帶人趕到,救下了葉凝芝和小皇子。

  梁帝聽到訊息後大驚,他不禁想起了東方兄弟所說的話,覺得魏廣的出現為免太及時了些,心頭猜忌又生,於是下旨將葉凝芝軟禁在了挽香殿,不準她出去,也不準除了自己和班鈴兒之外的任何人探望,同時把小皇子也接入了宮中。葉凝芝得知自己被軟禁後心下悲涼,但是倒也平靜,可她卻無論如何無法安枕,夜半竟然還在恍惚間看到了太后和先皇的兩道虛影,一邊談話一邊從自己的寢宮外走過……

  班鈴兒日夜兼程從賑災的郡縣趕了回來,得知梁帝去了楚妃宮中,心中妒火翻湧,恰好梁帝因嫌楚妃性子冰冷早早返回了廣宣宮,班鈴兒假裝流淚啼哭替葉凝芝抱不平,挑唆得梁帝答應以後再不去找楚妃。梁帝已經習慣了班鈴兒平日的溫柔小意,又將她留下來侍寢,並允諾要封她為敏妃,與她共享天下。班鈴兒卻說,下月初二是自己娘親的生辰,自己想要選擇那天成為他的妃子,也好告訴自己的娘親,讓她高興一下,梁帝一口答應。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6-26 17:09:20

鳳弈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鳳弈"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