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第19集分集劇情

全職高手第19集分集劇情介紹

小魔王國外歸來重回嘉世 陳夜輝挑唆邱非對付葉修

  葉修給陳果買了一條圍巾,當做自己剪壞她圍巾的賠償,陳果喜滋滋地圍在脖子上向蘇沐橙展示,她以為這條圍巾一定很貴,哪知葉修卻說,這是搞特價的商品,十塊錢三條,說著又拿出兩個購物袋,送了蘇沐橙一條,陳果哭笑不得。

  為了博眼球,嘉世要搞一個大型慶典,陶軒去叫孫翔參加,孫翔此時卻正在苦練龍抬頭,他發誓要用龍抬頭打敗葉修,向世人證明,自己才是一葉知秋。陶軒聞言,覺得孫翔有些幼稚,他笑著對孫翔說,他就是一葉知秋,而葉修,連做他對手的資格都沒有,說著便拔下了他的賬號卡,意有所指地稱,在嘉世不但要會打榮耀,還要懂得遊戲規則,想要做一葉知秋,不在乎他會不會打龍抬頭,而在於自己。孫翔面無表情地將賬號卡又插上了電腦,出言趕陶軒走,陶軒也不再囉嗦,只是對他下了最後通牒:二十分鐘後,自己一定要在慶典上看到他。

  葉修向蘇沐橙說起自己一年後重歸榮耀的規劃時,蘇沐橙表示,一年後自己的契約就到期了,自己也要加入興欣戰隊,葉修半開玩笑地懟她說,一年後如果她的水平退步了,興欣就沒有她的位置了,這一年的時間,自己的徒弟們一定會在榮耀中叱吒風雲。說起了徒弟,蘇沐橙告訴葉修,嘉世二隊的小魔王邱非回來了……

  這個小魔王邱非是嘉世二隊的成員,也是葉修的徒弟,葉修曾經很看好他,還有意讓他做自己的接班人,後來,因為隊員李睿的故意使壞,弄丟了邱非的歸隊材料,他便被打回了訓練營,在葉修的干預下,他去了國外接受訓練。

  此時,一個廢棄的倉庫里,嘉世的兩幫人馬正在私下進行排位賽,陳夜輝在樓上看著下面鬧哄哄的場面,疑惑地對身邊的副會長道,嘉世二隊好像是不允許私下進行排位賽的,副會長告訴他,葉修隊長曾經說過,隊員是要靠實力的,一年進行一次比賽的話,時間太久了,誰要是不服,可以來戰。陳夜輝聞言,便耐著性子看了下去。

  沒過一會,下面的兩人已經分出了勝負,一個叫做李睿的隊員在單挑中贏了對手,立刻不可一世起來,跑到對手面前耀武揚威,哪知邱非卻突然站在了他身後,勾著他的脖子,要和他單挑,李睿心裡有鬼,被邱非奚落也不敢還口。

  激烈的對決再一次展開,不過這一次,李睿卻很快就敗在了邱非手下,邱非使出了葉修的絕技遮影步,將眾人全都鎮住了,他驕傲地將自己的名字用噴漆筒寫在了記錄排名的大鐵板上,並表示自己晚上要請客,邀請大家來給自己接風慶祝,並放言:不來的就不算是二隊的成員。

  陳夜輝看到了這一切,不禁感嘆,葉修真的是教出了一個好徒弟,眾人散去後,他在邱非身後叫住了他,告訴他說,今年二隊的名單已經定了下來,就算他能贏了李睿,也不過是給他點難堪,改變不了什麼,因為葉修的關係,他身上也被打上了叛徒的標籤,永遠也不可能再進一隊,而自己可以給他一個機會,若是他肯配合自己全力阻止葉修返回聯盟,自己便可以向老闆推薦他。

  邱非一向看不上陳夜輝的為人,聽了他的一番話,差點忍不住痛揍他一頓,陳夜輝臨走還挑撥邱非,稱葉修離開嘉世,根本就沒有考慮過他。邱非聞言心中竟升起一絲迷茫,葉修就這么走了,可是自己在嘉世只有他,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他不由得想起了當年的往事……

  那時候,邱非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他頂著家裡父母兄長的巨大壓力,艱難地堅持著自己的電競夢,剛從訓練營來到嘉世時,他見到葉修和一幫廚師在玩榮耀,不知道他是嘉世的隊長,竟然班門弄斧地在葉修面前蹦躂,對他指手畫腳,還揚言自己是未來的嘉世隊長,要他拜自己為師。之後,邱非又挑戰二隊的第一名陳夜輝,將他一舉擊敗,從而坐上了二隊的頭把交椅,這時候,他依然不知道葉修就是隊長,還想和他商量著互相學習絕招,後來在隊里進行賽時,他見到了傳說中的隊長,這才知道說了什麼樣的傻話,一時竟有些羞窘,葉修卻微笑著給他打氣。

  邱非的打法十分剛猛,和葉修的打法有些相似,在和陳夜輝對戰時,他的表現讓所有人都眼前一亮,結果不出所料,邱非贏了陳夜輝,但是在一旁觀戰的副隊長卻看出了異樣,稱最後一波,陳夜輝的冰霜波動陣打中了邱非,但他的血量卻一點沒少,他懷疑邱非使用外掛,當場要檢查他的賬號卡。

  邱非問心無愧地將賬號卡交給了副隊長,表示對付陳夜輝,自己根本用不著外掛。然而檢查結果卻顯示,邱非的賬號卡確實使用了作弊軟體,邱非聞言不敢置信。片刻後,他便明白了,自己在賽前又接到了哥哥打來的電話,陳夜輝假裝好心地要走了自己的賬號卡,說是要替自己登記,一定是他趁機動了手腳,想到此,邱非氣得追著陳夜輝扭打,現場亂作一團。

  陳夜輝因著這一戰,如願從二隊升上了一隊,而邱非卻背負了罵名,在嘉世無法立足,但他仍然倔強地要贏給自己的父母看,贏給葉修看,葉修教訓他說,如果是為了贏給別人看,那他就沒有資格玩兒榮耀,榮耀不是任何人復仇的工具。

  想起葉修當年說的話,邱非心中有些怨氣,他覺得葉修重建戰隊,是為了報復嘉世,根本就違背了他當初對自己的訓誡,在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催迫下,他懷著一腔激憤踏進了嘉世,接受了陳夜輝給自己的這個機會。

  當葉修和邱非在榮耀里再次相見的時候,兩人都有一瞬間的愣怔,但片刻後,便手下不留情地開始了對決。邱非此時心緒不穩,打法難免出紕漏,葉修一面集中精神對戰,一面沉穩地指出了邱非的破綻,邱非最後毫無懸念地輸給了葉修。

  陳夜輝繼續挑唆邱非,稱葉修背叛了嘉世,背叛了包括他在內的所有隊員。邱非本就是火爆脾氣,被他這一激,心中的火氣壓也壓不住,當即便跑到了興欣,質問葉修為什麼要當逃兵,葉修卻只顧忙著給上網的顧客服務,根本不理他的問話。

  得閒之後,葉修將邱非領到了一張檯球桌旁,借著打檯球將自己的處境和打算道了出來。雖然葉修沒有明說,但聰明的邱非已經明白了他的苦衷,但卻無法理解葉修為什麼不選擇加入其它戰隊,而非要自己組建新的戰隊,葉修告訴他說,因為這裡有一群喜歡打榮耀的人,自己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個。葉修給陳果買了一條圍巾,當做自己剪壞她圍巾的賠償,陳果喜滋滋地圍在脖子上向蘇沐橙展示,她以為這條圍巾一定很貴,哪知葉修卻說,這是搞特價的商品,十塊錢三條,說著又拿出兩個購物袋,送了蘇沐橙一條,陳果哭笑不得。

  為了博眼球,嘉世要搞一個大型慶典,陶軒去叫孫翔參加,孫翔此時卻正在苦練龍抬頭,他發誓要用龍抬頭打敗葉修,向世人證明,自己才是一葉知秋。陶軒聞言,覺得孫翔有些幼稚,他笑著對孫翔說,他就是一葉知秋,而葉修,連做他對手的資格都沒有,說著便拔下了他的賬號卡,意有所指地稱,在嘉世不但要會打榮耀,還要懂得遊戲規則,想要做一葉知秋,不在乎他會不會打龍抬頭,而在於自己。孫翔面無表情地將賬號卡又插上了電腦,出言趕陶軒走,陶軒也不再囉嗦,只是對他下了最後通牒:二十分鐘後,自己一定要在慶典上看到他。

  葉修向蘇沐橙說起自己一年後重歸榮耀的規劃時,蘇沐橙表示,一年後自己的契約就到期了,自己也要加入興欣戰隊,葉修半開玩笑地懟她說,一年後如果她的水平退步了,興欣就沒有她的位置了,這一年的時間,自己的徒弟們一定會在榮耀中叱吒風雲。說起了徒弟,蘇沐橙告訴葉修,嘉世二隊的小魔王邱非回來了……

  這個小魔王邱非是嘉世二隊的成員,也是葉修的徒弟,葉修曾經很看好他,還有意讓他做自己的接班人,後來,因為隊員李睿的故意使壞,弄丟了邱非的歸隊材料,他便被打回了訓練營,在葉修的干預下,他去了國外接受訓練。

  此時,一個廢棄的倉庫里,嘉世的兩幫人馬正在私下進行排位賽,陳夜輝在樓上看著下面鬧哄哄的場面,疑惑地對身邊的副會長道,嘉世二隊好像是不允許私下進行排位賽的,副會長告訴他,葉修隊長曾經說過,隊員是要靠實力的,一年進行一次比賽的話,時間太久了,誰要是不服,可以來戰。陳夜輝聞言,便耐著性子看了下去。

  沒過一會,下面的兩人已經分出了勝負,一個叫做李睿的隊員在單挑中贏了對手,立刻不可一世起來,跑到對手面前耀武揚威,哪知邱非卻突然站在了他身後,勾著他的脖子,要和他單挑,李睿心裡有鬼,被邱非奚落也不敢還口。

  激烈的對決再一次展開,不過這一次,李睿卻很快就敗在了邱非手下,邱非使出了葉修的絕技遮影步,將眾人全都鎮住了,他驕傲地將自己的名字用噴漆筒寫在了記錄排名的大鐵板上,並表示自己晚上要請客,邀請大家來給自己接風慶祝,並放言:不來的就不算是二隊的成員。

  陳夜輝看到了這一切,不禁感嘆,葉修真的是教出了一個好徒弟,眾人散去後,他在邱非身後叫住了他,告訴他說,今年二隊的名單已經定了下來,就算他能贏了李睿,也不過是給他點難堪,改變不了什麼,因為葉修的關係,他身上也被打上了叛徒的標籤,永遠也不可能再進一隊,而自己可以給他一個機會,若是他肯配合自己全力阻止葉修返回聯盟,自己便可以向老闆推薦他。

  邱非一向看不上陳夜輝的為人,聽了他的一番話,差點忍不住痛揍他一頓,陳夜輝臨走還挑撥邱非,稱葉修離開嘉世,根本就沒有考慮過他。邱非聞言心中竟升起一絲迷茫,葉修就這么走了,可是自己在嘉世只有他,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他不由得想起了當年的往事……

  那時候,邱非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他頂著家裡父母兄長的巨大壓力,艱難地堅持著自己的電競夢,剛從訓練營來到嘉世時,他見到葉修和一幫廚師在玩榮耀,不知道他是嘉世的隊長,竟然班門弄斧地在葉修面前蹦躂,對他指手畫腳,還揚言自己是未來的嘉世隊長,要他拜自己為師。之後,邱非又挑戰二隊的第一名陳夜輝,將他一舉擊敗,從而坐上了二隊的頭把交椅,這時候,他依然不知道葉修就是隊長,還想和他商量著互相學習絕招,後來在隊里進行賽時,他見到了傳說中的隊長,這才知道說了什麼樣的傻話,一時竟有些羞窘,葉修卻微笑著給他打氣。

  邱非的打法十分剛猛,和葉修的打法有些相似,在和陳夜輝對戰時,他的表現讓所有人都眼前一亮,結果不出所料,邱非贏了陳夜輝,但是在一旁觀戰的副隊長卻看出了異樣,稱最後一波,陳夜輝的冰霜波動陣打中了邱非,但他的血量卻一點沒少,他懷疑邱非使用外掛,當場要檢查他的賬號卡。

  邱非問心無愧地將賬號卡交給了副隊長,表示對付陳夜輝,自己根本用不著外掛。然而檢查結果卻顯示,邱非的賬號卡確實使用了作弊軟體,邱非聞言不敢置信。片刻後,他便明白了,自己在賽前又接到了哥哥打來的電話,陳夜輝假裝好心地要走了自己的賬號卡,說是要替自己登記,一定是他趁機動了手腳,想到此,邱非氣得追著陳夜輝扭打,現場亂作一團。

  陳夜輝因著這一戰,如願從二隊升上了一隊,而邱非卻背負了罵名,在嘉世無法立足,但他仍然倔強地要贏給自己的父母看,贏給葉修看,葉修教訓他說,如果是為了贏給別人看,那他就沒有資格玩兒榮耀,榮耀不是任何人復仇的工具。

  想起葉修當年說的話,邱非心中有些怨氣,他覺得葉修重建戰隊,是為了報復嘉世,根本就違背了他當初對自己的訓誡,在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催迫下,他懷著一腔激憤踏進了嘉世,接受了陳夜輝給自己的這個機會。

  當葉修和邱非在榮耀里再次相見的時候,兩人都有一瞬間的愣怔,但片刻後,便手下不留情地開始了對決。邱非此時心緒不穩,打法難免出紕漏,葉修一面集中精神對戰,一面沉穩地指出了邱非的破綻,邱非最後毫無懸念地輸給了葉修。

  陳夜輝繼續挑唆邱非,稱葉修背叛了嘉世,背叛了包括他在內的所有隊員。邱非本就是火爆脾氣,被他這一激,心中的火氣壓也壓不住,當即便跑到了興欣,質問葉修為什麼要當逃兵,葉修卻只顧忙著給上網的顧客服務,根本不理他的問話。

  得閒之後,葉修將邱非領到了一張檯球桌旁,借著打檯球將自己的處境和打算道了出來。雖然葉修沒有明說,但聰明的邱非已經明白了他的苦衷,但卻無法理解葉修為什麼不選擇加入其它戰隊,而非要自己組建新的戰隊,葉修告訴他說,因為這裡有一群喜歡打榮耀的人,自己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個。葉修給陳果買了一條圍巾,當做自己剪壞她圍巾的賠償,陳果喜滋滋地圍在脖子上向蘇沐橙展示,她以為這條圍巾一定很貴,哪知葉修卻說,這是搞特價的商品,十塊錢三條,說著又拿出兩個購物袋,送了蘇沐橙一條,陳果哭笑不得。

  為了博眼球,嘉世要搞一個大型慶典,陶軒去叫孫翔參加,孫翔此時卻正在苦練龍抬頭,他發誓要用龍抬頭打敗葉修,向世人證明,自己才是一葉知秋。陶軒聞言,覺得孫翔有些幼稚,他笑著對孫翔說,他就是一葉知秋,而葉修,連做他對手的資格都沒有,說著便拔下了他的賬號卡,意有所指地稱,在嘉世不但要會打榮耀,還要懂得遊戲規則,想要做一葉知秋,不在乎他會不會打龍抬頭,而在於自己。孫翔面無表情地將賬號卡又插上了電腦,出言趕陶軒走,陶軒也不再囉嗦,只是對他下了最後通牒:二十分鐘後,自己一定要在慶典上看到他。

  葉修向蘇沐橙說起自己一年後重歸榮耀的規劃時,蘇沐橙表示,一年後自己的契約就到期了,自己也要加入興欣戰隊,葉修半開玩笑地懟她說,一年後如果她的水平退步了,興欣就沒有她的位置了,這一年的時間,自己的徒弟們一定會在榮耀中叱吒風雲。說起了徒弟,蘇沐橙告訴葉修,嘉世二隊的小魔王邱非回來了……

  這個小魔王邱非是嘉世二隊的成員,也是葉修的徒弟,葉修曾經很看好他,還有意讓他做自己的接班人,後來,因為隊員李睿的故意使壞,弄丟了邱非的歸隊材料,他便被打回了訓練營,在葉修的干預下,他去了國外接受訓練。

  此時,一個廢棄的倉庫里,嘉世的兩幫人馬正在私下進行排位賽,陳夜輝在樓上看著下面鬧哄哄的場面,疑惑地對身邊的副會長道,嘉世二隊好像是不允許私下進行排位賽的,副會長告訴他,葉修隊長曾經說過,隊員是要靠實力的,一年進行一次比賽的話,時間太久了,誰要是不服,可以來戰。陳夜輝聞言,便耐著性子看了下去。

  沒過一會,下面的兩人已經分出了勝負,一個叫做李睿的隊員在單挑中贏了對手,立刻不可一世起來,跑到對手面前耀武揚威,哪知邱非卻突然站在了他身後,勾著他的脖子,要和他單挑,李睿心裡有鬼,被邱非奚落也不敢還口。

  激烈的對決再一次展開,不過這一次,李睿卻很快就敗在了邱非手下,邱非使出了葉修的絕技遮影步,將眾人全都鎮住了,他驕傲地將自己的名字用噴漆筒寫在了記錄排名的大鐵板上,並表示自己晚上要請客,邀請大家來給自己接風慶祝,並放言:不來的就不算是二隊的成員。

  陳夜輝看到了這一切,不禁感嘆,葉修真的是教出了一個好徒弟,眾人散去後,他在邱非身後叫住了他,告訴他說,今年二隊的名單已經定了下來,就算他能贏了李睿,也不過是給他點難堪,改變不了什麼,因為葉修的關係,他身上也被打上了叛徒的標籤,永遠也不可能再進一隊,而自己可以給他一個機會,若是他肯配合自己全力阻止葉修返回聯盟,自己便可以向老闆推薦他。

  邱非一向看不上陳夜輝的為人,聽了他的一番話,差點忍不住痛揍他一頓,陳夜輝臨走還挑撥邱非,稱葉修離開嘉世,根本就沒有考慮過他。邱非聞言心中竟升起一絲迷茫,葉修就這么走了,可是自己在嘉世只有他,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他不由得想起了當年的往事……

  那時候,邱非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他頂著家裡父母兄長的巨大壓力,艱難地堅持著自己的電競夢,剛從訓練營來到嘉世時,他見到葉修和一幫廚師在玩榮耀,不知道他是嘉世的隊長,竟然班門弄斧地在葉修面前蹦躂,對他指手畫腳,還揚言自己是未來的嘉世隊長,要他拜自己為師。之後,邱非又挑戰二隊的第一名陳夜輝,將他一舉擊敗,從而坐上了二隊的頭把交椅,這時候,他依然不知道葉修就是隊長,還想和他商量著互相學習絕招,後來在隊里進行賽時,他見到了傳說中的隊長,這才知道說了什麼樣的傻話,一時竟有些羞窘,葉修卻微笑著給他打氣。

  邱非的打法十分剛猛,和葉修的打法有些相似,在和陳夜輝對戰時,他的表現讓所有人都眼前一亮,結果不出所料,邱非贏了陳夜輝,但是在一旁觀戰的副隊長卻看出了異樣,稱最後一波,陳夜輝的冰霜波動陣打中了邱非,但他的血量卻一點沒少,他懷疑邱非使用外掛,當場要檢查他的賬號卡。

  邱非問心無愧地將賬號卡交給了副隊長,表示對付陳夜輝,自己根本用不著外掛。然而檢查結果卻顯示,邱非的賬號卡確實使用了作弊軟體,邱非聞言不敢置信。片刻後,他便明白了,自己在賽前又接到了哥哥打來的電話,陳夜輝假裝好心地要走了自己的賬號卡,說是要替自己登記,一定是他趁機動了手腳,想到此,邱非氣得追著陳夜輝扭打,現場亂作一團。

  陳夜輝因著這一戰,如願從二隊升上了一隊,而邱非卻背負了罵名,在嘉世無法立足,但他仍然倔強地要贏給自己的父母看,贏給葉修看,葉修教訓他說,如果是為了贏給別人看,那他就沒有資格玩兒榮耀,榮耀不是任何人復仇的工具。

  想起葉修當年說的話,邱非心中有些怨氣,他覺得葉修重建戰隊,是為了報復嘉世,根本就違背了他當初對自己的訓誡,在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催迫下,他懷著一腔激憤踏進了嘉世,接受了陳夜輝給自己的這個機會。

  當葉修和邱非在榮耀里再次相見的時候,兩人都有一瞬間的愣怔,但片刻後,便手下不留情地開始了對決。邱非此時心緒不穩,打法難免出紕漏,葉修一面集中精神對戰,一面沉穩地指出了邱非的破綻,邱非最後毫無懸念地輸給了葉修。

  陳夜輝繼續挑唆邱非,稱葉修背叛了嘉世,背叛了包括他在內的所有隊員。邱非本就是火爆脾氣,被他這一激,心中的火氣壓也壓不住,當即便跑到了興欣,質問葉修為什麼要當逃兵,葉修卻只顧忙著給上網的顧客服務,根本不理他的問話。

  得閒之後,葉修將邱非領到了一張檯球桌旁,借著打檯球將自己的處境和打算道了出來。雖然葉修沒有明說,但聰明的邱非已經明白了他的苦衷,但卻無法理解葉修為什麼不選擇加入其它戰隊,而非要自己組建新的戰隊,葉修告訴他說,因為這裡有一群喜歡打榮耀的人,自己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個。葉修給陳果買了一條圍巾,當做自己剪壞她圍巾的賠償,陳果喜滋滋地圍在脖子上向蘇沐橙展示,她以為這條圍巾一定很貴,哪知葉修卻說,這是搞特價的商品,十塊錢三條,說著又拿出兩個購物袋,送了蘇沐橙一條,陳果哭笑不得。

  為了博眼球,嘉世要搞一個大型慶典,陶軒去叫孫翔參加,孫翔此時卻正在苦練龍抬頭,他發誓要用龍抬頭打敗葉修,向世人證明,自己才是一葉知秋。陶軒聞言,覺得孫翔有些幼稚,他笑著對孫翔說,他就是一葉知秋,而葉修,連做他對手的資格都沒有,說著便拔下了他的賬號卡,意有所指地稱,在嘉世不但要會打榮耀,還要懂得遊戲規則,想要做一葉知秋,不在乎他會不會打龍抬頭,而在於自己。孫翔面無表情地將賬號卡又插上了電腦,出言趕陶軒走,陶軒也不再囉嗦,只是對他下了最後通牒:二十分鐘後,自己一定要在慶典上看到他。

  葉修向蘇沐橙說起自己一年後重歸榮耀的規劃時,蘇沐橙表示,一年後自己的契約就到期了,自己也要加入興欣戰隊,葉修半開玩笑地懟她說,一年後如果她的水平退步了,興欣就沒有她的位置了,這一年的時間,自己的徒弟們一定會在榮耀中叱吒風雲。說起了徒弟,蘇沐橙告訴葉修,嘉世二隊的小魔王邱非回來了……

  這個小魔王邱非是嘉世二隊的成員,也是葉修的徒弟,葉修曾經很看好他,還有意讓他做自己的接班人,後來,因為隊員李睿的故意使壞,弄丟了邱非的歸隊材料,他便被打回了訓練營,在葉修的干預下,他去了國外接受訓練。

  此時,一個廢棄的倉庫里,嘉世的兩幫人馬正在私下進行排位賽,陳夜輝在樓上看著下面鬧哄哄的場面,疑惑地對身邊的副會長道,嘉世二隊好像是不允許私下進行排位賽的,副會長告訴他,葉修隊長曾經說過,隊員是要靠實力的,一年進行一次比賽的話,時間太久了,誰要是不服,可以來戰。陳夜輝聞言,便耐著性子看了下去。

  沒過一會,下面的兩人已經分出了勝負,一個叫做李睿的隊員在單挑中贏了對手,立刻不可一世起來,跑到對手面前耀武揚威,哪知邱非卻突然站在了他身後,勾著他的脖子,要和他單挑,李睿心裡有鬼,被邱非奚落也不敢還口。

  激烈的對決再一次展開,不過這一次,李睿卻很快就敗在了邱非手下,邱非使出了葉修的絕技遮影步,將眾人全都鎮住了,他驕傲地將自己的名字用噴漆筒寫在了記錄排名的大鐵板上,並表示自己晚上要請客,邀請大家來給自己接風慶祝,並放言:不來的就不算是二隊的成員。

  陳夜輝看到了這一切,不禁感嘆,葉修真的是教出了一個好徒弟,眾人散去後,他在邱非身後叫住了他,告訴他說,今年二隊的名單已經定了下來,就算他能贏了李睿,也不過是給他點難堪,改變不了什麼,因為葉修的關係,他身上也被打上了叛徒的標籤,永遠也不可能再進一隊,而自己可以給他一個機會,若是他肯配合自己全力阻止葉修返回聯盟,自己便可以向老闆推薦他。

  邱非一向看不上陳夜輝的為人,聽了他的一番話,差點忍不住痛揍他一頓,陳夜輝臨走還挑撥邱非,稱葉修離開嘉世,根本就沒有考慮過他。邱非聞言心中竟升起一絲迷茫,葉修就這么走了,可是自己在嘉世只有他,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他不由得想起了當年的往事……

  那時候,邱非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他頂著家裡父母兄長的巨大壓力,艱難地堅持著自己的電競夢,剛從訓練營來到嘉世時,他見到葉修和一幫廚師在玩榮耀,不知道他是嘉世的隊長,竟然班門弄斧地在葉修面前蹦躂,對他指手畫腳,還揚言自己是未來的嘉世隊長,要他拜自己為師。之後,邱非又挑戰二隊的第一名陳夜輝,將他一舉擊敗,從而坐上了二隊的頭把交椅,這時候,他依然不知道葉修就是隊長,還想和他商量著互相學習絕招,後來在隊里進行賽時,他見到了傳說中的隊長,這才知道說了什麼樣的傻話,一時竟有些羞窘,葉修卻微笑著給他打氣。

  邱非的打法十分剛猛,和葉修的打法有些相似,在和陳夜輝對戰時,他的表現讓所有人都眼前一亮,結果不出所料,邱非贏了陳夜輝,但是在一旁觀戰的副隊長卻看出了異樣,稱最後一波,陳夜輝的冰霜波動陣打中了邱非,但他的血量卻一點沒少,他懷疑邱非使用外掛,當場要檢查他的賬號卡。

  邱非問心無愧地將賬號卡交給了副隊長,表示對付陳夜輝,自己根本用不著外掛。然而檢查結果卻顯示,邱非的賬號卡確實使用了作弊軟體,邱非聞言不敢置信。片刻後,他便明白了,自己在賽前又接到了哥哥打來的電話,陳夜輝假裝好心地要走了自己的賬號卡,說是要替自己登記,一定是他趁機動了手腳,想到此,邱非氣得追著陳夜輝扭打,現場亂作一團。

  陳夜輝因著這一戰,如願從二隊升上了一隊,而邱非卻背負了罵名,在嘉世無法立足,但他仍然倔強地要贏給自己的父母看,贏給葉修看,葉修教訓他說,如果是為了贏給別人看,那他就沒有資格玩兒榮耀,榮耀不是任何人復仇的工具。

  想起葉修當年說的話,邱非心中有些怨氣,他覺得葉修重建戰隊,是為了報復嘉世,根本就違背了他當初對自己的訓誡,在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催迫下,他懷著一腔激憤踏進了嘉世,接受了陳夜輝給自己的這個機會。

  當葉修和邱非在榮耀里再次相見的時候,兩人都有一瞬間的愣怔,但片刻後,便手下不留情地開始了對決。邱非此時心緒不穩,打法難免出紕漏,葉修一面集中精神對戰,一面沉穩地指出了邱非的破綻,邱非最後毫無懸念地輸給了葉修。

  陳夜輝繼續挑唆邱非,稱葉修背叛了嘉世,背叛了包括他在內的所有隊員。邱非本就是火爆脾氣,被他這一激,心中的火氣壓也壓不住,當即便跑到了興欣,質問葉修為什麼要當逃兵,葉修卻只顧忙著給上網的顧客服務,根本不理他的問話。

  得閒之後,葉修將邱非領到了一張檯球桌旁,借著打檯球將自己的處境和打算道了出來。雖然葉修沒有明說,但聰明的邱非已經明白了他的苦衷,但卻無法理解葉修為什麼不選擇加入其它戰隊,而非要自己組建新的戰隊,葉修告訴他說,因為這裡有一群喜歡打榮耀的人,自己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個。葉修給陳果買了一條圍巾,當做自己剪壞她圍巾的賠償,陳果喜滋滋地圍在脖子上向蘇沐橙展示,她以為這條圍巾一定很貴,哪知葉修卻說,這是搞特價的商品,十塊錢三條,說著又拿出兩個購物袋,送了蘇沐橙一條,陳果哭笑不得。

  為了博眼球,嘉世要搞一個大型慶典,陶軒去叫孫翔參加,孫翔此時卻正在苦練龍抬頭,他發誓要用龍抬頭打敗葉修,向世人證明,自己才是一葉知秋。陶軒聞言,覺得孫翔有些幼稚,他笑著對孫翔說,他就是一葉知秋,而葉修,連做他對手的資格都沒有,說著便拔下了他的賬號卡,意有所指地稱,在嘉世不但要會打榮耀,還要懂得遊戲規則,想要做一葉知秋,不在乎他會不會打龍抬頭,而在於自己。孫翔面無表情地將賬號卡又插上了電腦,出言趕陶軒走,陶軒也不再囉嗦,只是對他下了最後通牒:二十分鐘後,自己一定要在慶典上看到他。

  葉修向蘇沐橙說起自己一年後重歸榮耀的規劃時,蘇沐橙表示,一年後自己的契約就到期了,自己也要加入興欣戰隊,葉修半開玩笑地懟她說,一年後如果她的水平退步了,興欣就沒有她的位置了,這一年的時間,自己的徒弟們一定會在榮耀中叱吒風雲。說起了徒弟,蘇沐橙告訴葉修,嘉世二隊的小魔王邱非回來了……

  這個小魔王邱非是嘉世二隊的成員,也是葉修的徒弟,葉修曾經很看好他,還有意讓他做自己的接班人,後來,因為隊員李睿的故意使壞,弄丟了邱非的歸隊材料,他便被打回了訓練營,在葉修的干預下,他去了國外接受訓練。

  此時,一個廢棄的倉庫里,嘉世的兩幫人馬正在私下進行排位賽,陳夜輝在樓上看著下面鬧哄哄的場面,疑惑地對身邊的副會長道,嘉世二隊好像是不允許私下進行排位賽的,副會長告訴他,葉修隊長曾經說過,隊員是要靠實力的,一年進行一次比賽的話,時間太久了,誰要是不服,可以來戰。陳夜輝聞言,便耐著性子看了下去。

  沒過一會,下面的兩人已經分出了勝負,一個叫做李睿的隊員在單挑中贏了對手,立刻不可一世起來,跑到對手面前耀武揚威,哪知邱非卻突然站在了他身後,勾著他的脖子,要和他單挑,李睿心裡有鬼,被邱非奚落也不敢還口。

  激烈的對決再一次展開,不過這一次,李睿卻很快就敗在了邱非手下,邱非使出了葉修的絕技遮影步,將眾人全都鎮住了,他驕傲地將自己的名字用噴漆筒寫在了記錄排名的大鐵板上,並表示自己晚上要請客,邀請大家來給自己接風慶祝,並放言:不來的就不算是二隊的成員。

  陳夜輝看到了這一切,不禁感嘆,葉修真的是教出了一個好徒弟,眾人散去後,他在邱非身後叫住了他,告訴他說,今年二隊的名單已經定了下來,就算他能贏了李睿,也不過是給他點難堪,改變不了什麼,因為葉修的關係,他身上也被打上了叛徒的標籤,永遠也不可能再進一隊,而自己可以給他一個機會,若是他肯配合自己全力阻止葉修返回聯盟,自己便可以向老闆推薦他。

  邱非一向看不上陳夜輝的為人,聽了他的一番話,差點忍不住痛揍他一頓,陳夜輝臨走還挑撥邱非,稱葉修離開嘉世,根本就沒有考慮過他。邱非聞言心中竟升起一絲迷茫,葉修就這么走了,可是自己在嘉世只有他,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他不由得想起了當年的往事……

  那時候,邱非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他頂著家裡父母兄長的巨大壓力,艱難地堅持著自己的電競夢,剛從訓練營來到嘉世時,他見到葉修和一幫廚師在玩榮耀,不知道他是嘉世的隊長,竟然班門弄斧地在葉修面前蹦躂,對他指手畫腳,還揚言自己是未來的嘉世隊長,要他拜自己為師。之後,邱非又挑戰二隊的第一名陳夜輝,將他一舉擊敗,從而坐上了二隊的頭把交椅,這時候,他依然不知道葉修就是隊長,還想和他商量著互相學習絕招,後來在隊里進行賽時,他見到了傳說中的隊長,這才知道說了什麼樣的傻話,一時竟有些羞窘,葉修卻微笑著給他打氣。

  邱非的打法十分剛猛,和葉修的打法有些相似,在和陳夜輝對戰時,他的表現讓所有人都眼前一亮,結果不出所料,邱非贏了陳夜輝,但是在一旁觀戰的副隊長卻看出了異樣,稱最後一波,陳夜輝的冰霜波動陣打中了邱非,但他的血量卻一點沒少,他懷疑邱非使用外掛,當場要檢查他的賬號卡。

  邱非問心無愧地將賬號卡交給了副隊長,表示對付陳夜輝,自己根本用不著外掛。然而檢查結果卻顯示,邱非的賬號卡確實使用了作弊軟體,邱非聞言不敢置信。片刻後,他便明白了,自己在賽前又接到了哥哥打來的電話,陳夜輝假裝好心地要走了自己的賬號卡,說是要替自己登記,一定是他趁機動了手腳,想到此,邱非氣得追著陳夜輝扭打,現場亂作一團。

  陳夜輝因著這一戰,如願從二隊升上了一隊,而邱非卻背負了罵名,在嘉世無法立足,但他仍然倔強地要贏給自己的父母看,贏給葉修看,葉修教訓他說,如果是為了贏給別人看,那他就沒有資格玩兒榮耀,榮耀不是任何人復仇的工具。

  想起葉修當年說的話,邱非心中有些怨氣,他覺得葉修重建戰隊,是為了報復嘉世,根本就違背了他當初對自己的訓誡,在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催迫下,他懷著一腔激憤踏進了嘉世,接受了陳夜輝給自己的這個機會。

  當葉修和邱非在榮耀里再次相見的時候,兩人都有一瞬間的愣怔,但片刻後,便手下不留情地開始了對決。邱非此時心緒不穩,打法難免出紕漏,葉修一面集中精神對戰,一面沉穩地指出了邱非的破綻,邱非最後毫無懸念地輸給了葉修。

  陳夜輝繼續挑唆邱非,稱葉修背叛了嘉世,背叛了包括他在內的所有隊員。邱非本就是火爆脾氣,被他這一激,心中的火氣壓也壓不住,當即便跑到了興欣,質問葉修為什麼要當逃兵,葉修卻只顧忙著給上網的顧客服務,根本不理他的問話。

  得閒之後,葉修將邱非領到了一張檯球桌旁,借著打檯球將自己的處境和打算道了出來。雖然葉修沒有明說,但聰明的邱非已經明白了他的苦衷,但卻無法理解葉修為什麼不選擇加入其它戰隊,而非要自己組建新的戰隊,葉修告訴他說,因為這裡有一群喜歡打榮耀的人,自己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個。葉修給陳果買了一條圍巾,當做自己剪壞她圍巾的賠償,陳果喜滋滋地圍在脖子上向蘇沐橙展示,她以為這條圍巾一定很貴,哪知葉修卻說,這是搞特價的商品,十塊錢三條,說著又拿出兩個購物袋,送了蘇沐橙一條,陳果哭笑不得。

  為了博眼球,嘉世要搞一個大型慶典,陶軒去叫孫翔參加,孫翔此時卻正在苦練龍抬頭,他發誓要用龍抬頭打敗葉修,向世人證明,自己才是一葉知秋。陶軒聞言,覺得孫翔有些幼稚,他笑著對孫翔說,他就是一葉知秋,而葉修,連做他對手的資格都沒有,說著便拔下了他的賬號卡,意有所指地稱,在嘉世不但要會打榮耀,還要懂得遊戲規則,想要做一葉知秋,不在乎他會不會打龍抬頭,而在於自己。孫翔面無表情地將賬號卡又插上了電腦,出言趕陶軒走,陶軒也不再囉嗦,只是對他下了最後通牒:二十分鐘後,自己一定要在慶典上看到他。

  葉修向蘇沐橙說起自己一年後重歸榮耀的規劃時,蘇沐橙表示,一年後自己的契約就到期了,自己也要加入興欣戰隊,葉修半開玩笑地懟她說,一年後如果她的水平退步了,興欣就沒有她的位置了,這一年的時間,自己的徒弟們一定會在榮耀中叱吒風雲。說起了徒弟,蘇沐橙告訴葉修,嘉世二隊的小魔王邱非回來了……

  這個小魔王邱非是嘉世二隊的成員,也是葉修的徒弟,葉修曾經很看好他,還有意讓他做自己的接班人,後來,因為隊員李睿的故意使壞,弄丟了邱非的歸隊材料,他便被打回了訓練營,在葉修的干預下,他去了國外接受訓練。

  此時,一個廢棄的倉庫里,嘉世的兩幫人馬正在私下進行排位賽,陳夜輝在樓上看著下面鬧哄哄的場面,疑惑地對身邊的副會長道,嘉世二隊好像是不允許私下進行排位賽的,副會長告訴他,葉修隊長曾經說過,隊員是要靠實力的,一年進行一次比賽的話,時間太久了,誰要是不服,可以來戰。陳夜輝聞言,便耐著性子看了下去。

  沒過一會,下面的兩人已經分出了勝負,一個叫做李睿的隊員在單挑中贏了對手,立刻不可一世起來,跑到對手面前耀武揚威,哪知邱非卻突然站在了他身後,勾著他的脖子,要和他單挑,李睿心裡有鬼,被邱非奚落也不敢還口。

  激烈的對決再一次展開,不過這一次,李睿卻很快就敗在了邱非手下,邱非使出了葉修的絕技遮影步,將眾人全都鎮住了,他驕傲地將自己的名字用噴漆筒寫在了記錄排名的大鐵板上,並表示自己晚上要請客,邀請大家來給自己接風慶祝,並放言:不來的就不算是二隊的成員。

  陳夜輝看到了這一切,不禁感嘆,葉修真的是教出了一個好徒弟,眾人散去後,他在邱非身後叫住了他,告訴他說,今年二隊的名單已經定了下來,就算他能贏了李睿,也不過是給他點難堪,改變不了什麼,因為葉修的關係,他身上也被打上了叛徒的標籤,永遠也不可能再進一隊,而自己可以給他一個機會,若是他肯配合自己全力阻止葉修返回聯盟,自己便可以向老闆推薦他。

  邱非一向看不上陳夜輝的為人,聽了他的一番話,差點忍不住痛揍他一頓,陳夜輝臨走還挑撥邱非,稱葉修離開嘉世,根本就沒有考慮過他。邱非聞言心中竟升起一絲迷茫,葉修就這么走了,可是自己在嘉世只有他,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他不由得想起了當年的往事……

  那時候,邱非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他頂著家裡父母兄長的巨大壓力,艱難地堅持著自己的電競夢,剛從訓練營來到嘉世時,他見到葉修和一幫廚師在玩榮耀,不知道他是嘉世的隊長,竟然班門弄斧地在葉修面前蹦躂,對他指手畫腳,還揚言自己是未來的嘉世隊長,要他拜自己為師。之後,邱非又挑戰二隊的第一名陳夜輝,將他一舉擊敗,從而坐上了二隊的頭把交椅,這時候,他依然不知道葉修就是隊長,還想和他商量著互相學習絕招,後來在隊里進行賽時,他見到了傳說中的隊長,這才知道說了什麼樣的傻話,一時竟有些羞窘,葉修卻微笑著給他打氣。

  邱非的打法十分剛猛,和葉修的打法有些相似,在和陳夜輝對戰時,他的表現讓所有人都眼前一亮,結果不出所料,邱非贏了陳夜輝,但是在一旁觀戰的副隊長卻看出了異樣,稱最後一波,陳夜輝的冰霜波動陣打中了邱非,但他的血量卻一點沒少,他懷疑邱非使用外掛,當場要檢查他的賬號卡。

  邱非問心無愧地將賬號卡交給了副隊長,表示對付陳夜輝,自己根本用不著外掛。然而檢查結果卻顯示,邱非的賬號卡確實使用了作弊軟體,邱非聞言不敢置信。片刻後,他便明白了,自己在賽前又接到了哥哥打來的電話,陳夜輝假裝好心地要走了自己的賬號卡,說是要替自己登記,一定是他趁機動了手腳,想到此,邱非氣得追著陳夜輝扭打,現場亂作一團。

  陳夜輝因著這一戰,如願從二隊升上了一隊,而邱非卻背負了罵名,在嘉世無法立足,但他仍然倔強地要贏給自己的父母看,贏給葉修看,葉修教訓他說,如果是為了贏給別人看,那他就沒有資格玩兒榮耀,榮耀不是任何人復仇的工具。

  想起葉修當年說的話,邱非心中有些怨氣,他覺得葉修重建戰隊,是為了報復嘉世,根本就違背了他當初對自己的訓誡,在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催迫下,他懷著一腔激憤踏進了嘉世,接受了陳夜輝給自己的這個機會。

  當葉修和邱非在榮耀里再次相見的時候,兩人都有一瞬間的愣怔,但片刻後,便手下不留情地開始了對決。邱非此時心緒不穩,打法難免出紕漏,葉修一面集中精神對戰,一面沉穩地指出了邱非的破綻,邱非最後毫無懸念地輸給了葉修。

  陳夜輝繼續挑唆邱非,稱葉修背叛了嘉世,背叛了包括他在內的所有隊員。邱非本就是火爆脾氣,被他這一激,心中的火氣壓也壓不住,當即便跑到了興欣,質問葉修為什麼要當逃兵,葉修卻只顧忙著給上網的顧客服務,根本不理他的問話。

  得閒之後,葉修將邱非領到了一張檯球桌旁,借著打檯球將自己的處境和打算道了出來。雖然葉修沒有明說,但聰明的邱非已經明白了他的苦衷,但卻無法理解葉修為什麼不選擇加入其它戰隊,而非要自己組建新的戰隊,葉修告訴他說,因為這裡有一群喜歡打榮耀的人,自己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個。葉修給陳果買了一條圍巾,當做自己剪壞她圍巾的賠償,陳果喜滋滋地圍在脖子上向蘇沐橙展示,她以為這條圍巾一定很貴,哪知葉修卻說,這是搞特價的商品,十塊錢三條,說著又拿出兩個購物袋,送了蘇沐橙一條,陳果哭笑不得。

  為了博眼球,嘉世要搞一個大型慶典,陶軒去叫孫翔參加,孫翔此時卻正在苦練龍抬頭,他發誓要用龍抬頭打敗葉修,向世人證明,自己才是一葉知秋。陶軒聞言,覺得孫翔有些幼稚,他笑著對孫翔說,他就是一葉知秋,而葉修,連做他對手的資格都沒有,說著便拔下了他的賬號卡,意有所指地稱,在嘉世不但要會打榮耀,還要懂得遊戲規則,想要做一葉知秋,不在乎他會不會打龍抬頭,而在於自己。孫翔面無表情地將賬號卡又插上了電腦,出言趕陶軒走,陶軒也不再囉嗦,只是對他下了最後通牒:二十分鐘後,自己一定要在慶典上看到他。

  葉修向蘇沐橙說起自己一年後重歸榮耀的規劃時,蘇沐橙表示,一年後自己的契約就到期了,自己也要加入興欣戰隊,葉修半開玩笑地懟她說,一年後如果她的水平退步了,興欣就沒有她的位置了,這一年的時間,自己的徒弟們一定會在榮耀中叱吒風雲。說起了徒弟,蘇沐橙告訴葉修,嘉世二隊的小魔王邱非回來了……

  這個小魔王邱非是嘉世二隊的成員,也是葉修的徒弟,葉修曾經很看好他,還有意讓他做自己的接班人,後來,因為隊員李睿的故意使壞,弄丟了邱非的歸隊材料,他便被打回了訓練營,在葉修的干預下,他去了國外接受訓練。

  此時,一個廢棄的倉庫里,嘉世的兩幫人馬正在私下進行排位賽,陳夜輝在樓上看著下面鬧哄哄的場面,疑惑地對身邊的副會長道,嘉世二隊好像是不允許私下進行排位賽的,副會長告訴他,葉修隊長曾經說過,隊員是要靠實力的,一年進行一次比賽的話,時間太久了,誰要是不服,可以來戰。陳夜輝聞言,便耐著性子看了下去。

  沒過一會,下面的兩人已經分出了勝負,一個叫做李睿的隊員在單挑中贏了對手,立刻不可一世起來,跑到對手面前耀武揚威,哪知邱非卻突然站在了他身後,勾著他的脖子,要和他單挑,李睿心裡有鬼,被邱非奚落也不敢還口。

  激烈的對決再一次展開,不過這一次,李睿卻很快就敗在了邱非手下,邱非使出了葉修的絕技遮影步,將眾人全都鎮住了,他驕傲地將自己的名字用噴漆筒寫在了記錄排名的大鐵板上,並表示自己晚上要請客,邀請大家來給自己接風慶祝,並放言:不來的就不算是二隊的成員。

  陳夜輝看到了這一切,不禁感嘆,葉修真的是教出了一個好徒弟,眾人散去後,他在邱非身後叫住了他,告訴他說,今年二隊的名單已經定了下來,就算他能贏了李睿,也不過是給他點難堪,改變不了什麼,因為葉修的關係,他身上也被打上了叛徒的標籤,永遠也不可能再進一隊,而自己可以給他一個機會,若是他肯配合自己全力阻止葉修返回聯盟,自己便可以向老闆推薦他。

  邱非一向看不上陳夜輝的為人,聽了他的一番話,差點忍不住痛揍他一頓,陳夜輝臨走還挑撥邱非,稱葉修離開嘉世,根本就沒有考慮過他。邱非聞言心中竟升起一絲迷茫,葉修就這么走了,可是自己在嘉世只有他,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他不由得想起了當年的往事……

  那時候,邱非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他頂著家裡父母兄長的巨大壓力,艱難地堅持著自己的電競夢,剛從訓練營來到嘉世時,他見到葉修和一幫廚師在玩榮耀,不知道他是嘉世的隊長,竟然班門弄斧地在葉修面前蹦躂,對他指手畫腳,還揚言自己是未來的嘉世隊長,要他拜自己為師。之後,邱非又挑戰二隊的第一名陳夜輝,將他一舉擊敗,從而坐上了二隊的頭把交椅,這時候,他依然不知道葉修就是隊長,還想和他商量著互相學習絕招,後來在隊里進行賽時,他見到了傳說中的隊長,這才知道說了什麼樣的傻話,一時竟有些羞窘,葉修卻微笑著給他打氣。

  邱非的打法十分剛猛,和葉修的打法有些相似,在和陳夜輝對戰時,他的表現讓所有人都眼前一亮,結果不出所料,邱非贏了陳夜輝,但是在一旁觀戰的副隊長卻看出了異樣,稱最後一波,陳夜輝的冰霜波動陣打中了邱非,但他的血量卻一點沒少,他懷疑邱非使用外掛,當場要檢查他的賬號卡。

  邱非問心無愧地將賬號卡交給了副隊長,表示對付陳夜輝,自己根本用不著外掛。然而檢查結果卻顯示,邱非的賬號卡確實使用了作弊軟體,邱非聞言不敢置信。片刻後,他便明白了,自己在賽前又接到了哥哥打來的電話,陳夜輝假裝好心地要走了自己的賬號卡,說是要替自己登記,一定是他趁機動了手腳,想到此,邱非氣得追著陳夜輝扭打,現場亂作一團。

  陳夜輝因著這一戰,如願從二隊升上了一隊,而邱非卻背負了罵名,在嘉世無法立足,但他仍然倔強地要贏給自己的父母看,贏給葉修看,葉修教訓他說,如果是為了贏給別人看,那他就沒有資格玩兒榮耀,榮耀不是任何人復仇的工具。

  想起葉修當年說的話,邱非心中有些怨氣,他覺得葉修重建戰隊,是為了報復嘉世,根本就違背了他當初對自己的訓誡,在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催迫下,他懷著一腔激憤踏進了嘉世,接受了陳夜輝給自己的這個機會。

  當葉修和邱非在榮耀里再次相見的時候,兩人都有一瞬間的愣怔,但片刻後,便手下不留情地開始了對決。邱非此時心緒不穩,打法難免出紕漏,葉修一面集中精神對戰,一面沉穩地指出了邱非的破綻,邱非最後毫無懸念地輸給了葉修。

  陳夜輝繼續挑唆邱非,稱葉修背叛了嘉世,背叛了包括他在內的所有隊員。邱非本就是火爆脾氣,被他這一激,心中的火氣壓也壓不住,當即便跑到了興欣,質問葉修為什麼要當逃兵,葉修卻只顧忙著給上網的顧客服務,根本不理他的問話。

  得閒之後,葉修將邱非領到了一張檯球桌旁,借著打檯球將自己的處境和打算道了出來。雖然葉修沒有明說,但聰明的邱非已經明白了他的苦衷,但卻無法理解葉修為什麼不選擇加入其它戰隊,而非要自己組建新的戰隊,葉修告訴他說,因為這裡有一群喜歡打榮耀的人,自己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個。葉修給陳果買了一條圍巾,當做自己剪壞她圍巾的賠償,陳果喜滋滋地圍在脖子上向蘇沐橙展示,她以為這條圍巾一定很貴,哪知葉修卻說,這是搞特價的商品,十塊錢三條,說著又拿出兩個購物袋,送了蘇沐橙一條,陳果哭笑不得。

  為了博眼球,嘉世要搞一個大型慶典,陶軒去叫孫翔參加,孫翔此時卻正在苦練龍抬頭,他發誓要用龍抬頭打敗葉修,向世人證明,自己才是一葉知秋。陶軒聞言,覺得孫翔有些幼稚,他笑著對孫翔說,他就是一葉知秋,而葉修,連做他對手的資格都沒有,說著便拔下了他的賬號卡,意有所指地稱,在嘉世不但要會打榮耀,還要懂得遊戲規則,想要做一葉知秋,不在乎他會不會打龍抬頭,而在於自己。孫翔面無表情地將賬號卡又插上了電腦,出言趕陶軒走,陶軒也不再囉嗦,只是對他下了最後通牒:二十分鐘後,自己一定要在慶典上看到他。

  葉修向蘇沐橙說起自己一年後重歸榮耀的規劃時,蘇沐橙表示,一年後自己的契約就到期了,自己也要加入興欣戰隊,葉修半開玩笑地懟她說,一年後如果她的水平退步了,興欣就沒有她的位置了,這一年的時間,自己的徒弟們一定會在榮耀中叱吒風雲。說起了徒弟,蘇沐橙告訴葉修,嘉世二隊的小魔王邱非回來了……

  這個小魔王邱非是嘉世二隊的成員,也是葉修的徒弟,葉修曾經很看好他,還有意讓他做自己的接班人,後來,因為隊員李睿的故意使壞,弄丟了邱非的歸隊材料,他便被打回了訓練營,在葉修的干預下,他去了國外接受訓練。

  此時,一個廢棄的倉庫里,嘉世的兩幫人馬正在私下進行排位賽,陳夜輝在樓上看著下面鬧哄哄的場面,疑惑地對身邊的副會長道,嘉世二隊好像是不允許私下進行排位賽的,副會長告訴他,葉修隊長曾經說過,隊員是要靠實力的,一年進行一次比賽的話,時間太久了,誰要是不服,可以來戰。陳夜輝聞言,便耐著性子看了下去。

  沒過一會,下面的兩人已經分出了勝負,一個叫做李睿的隊員在單挑中贏了對手,立刻不可一世起來,跑到對手面前耀武揚威,哪知邱非卻突然站在了他身後,勾著他的脖子,要和他單挑,李睿心裡有鬼,被邱非奚落也不敢還口。

  激烈的對決再一次展開,不過這一次,李睿卻很快就敗在了邱非手下,邱非使出了葉修的絕技遮影步,將眾人全都鎮住了,他驕傲地將自己的名字用噴漆筒寫在了記錄排名的大鐵板上,並表示自己晚上要請客,邀請大家來給自己接風慶祝,並放言:不來的就不算是二隊的成員。

  陳夜輝看到了這一切,不禁感嘆,葉修真的是教出了一個好徒弟,眾人散去後,他在邱非身後叫住了他,告訴他說,今年二隊的名單已經定了下來,就算他能贏了李睿,也不過是給他點難堪,改變不了什麼,因為葉修的關係,他身上也被打上了叛徒的標籤,永遠也不可能再進一隊,而自己可以給他一個機會,若是他肯配合自己全力阻止葉修返回聯盟,自己便可以向老闆推薦他。

  邱非一向看不上陳夜輝的為人,聽了他的一番話,差點忍不住痛揍他一頓,陳夜輝臨走還挑撥邱非,稱葉修離開嘉世,根本就沒有考慮過他。邱非聞言心中竟升起一絲迷茫,葉修就這么走了,可是自己在嘉世只有他,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他不由得想起了當年的往事……

  那時候,邱非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他頂著家裡父母兄長的巨大壓力,艱難地堅持著自己的電競夢,剛從訓練營來到嘉世時,他見到葉修和一幫廚師在玩榮耀,不知道他是嘉世的隊長,竟然班門弄斧地在葉修面前蹦躂,對他指手畫腳,還揚言自己是未來的嘉世隊長,要他拜自己為師。之後,邱非又挑戰二隊的第一名陳夜輝,將他一舉擊敗,從而坐上了二隊的頭把交椅,這時候,他依然不知道葉修就是隊長,還想和他商量著互相學習絕招,後來在隊里進行賽時,他見到了傳說中的隊長,這才知道說了什麼樣的傻話,一時竟有些羞窘,葉修卻微笑著給他打氣。

  邱非的打法十分剛猛,和葉修的打法有些相似,在和陳夜輝對戰時,他的表現讓所有人都眼前一亮,結果不出所料,邱非贏了陳夜輝,但是在一旁觀戰的副隊長卻看出了異樣,稱最後一波,陳夜輝的冰霜波動陣打中了邱非,但他的血量卻一點沒少,他懷疑邱非使用外掛,當場要檢查他的賬號卡。

  邱非問心無愧地將賬號卡交給了副隊長,表示對付陳夜輝,自己根本用不著外掛。然而檢查結果卻顯示,邱非的賬號卡確實使用了作弊軟體,邱非聞言不敢置信。片刻後,他便明白了,自己在賽前又接到了哥哥打來的電話,陳夜輝假裝好心地要走了自己的賬號卡,說是要替自己登記,一定是他趁機動了手腳,想到此,邱非氣得追著陳夜輝扭打,現場亂作一團。

  陳夜輝因著這一戰,如願從二隊升上了一隊,而邱非卻背負了罵名,在嘉世無法立足,但他仍然倔強地要贏給自己的父母看,贏給葉修看,葉修教訓他說,如果是為了贏給別人看,那他就沒有資格玩兒榮耀,榮耀不是任何人復仇的工具。

  想起葉修當年說的話,邱非心中有些怨氣,他覺得葉修重建戰隊,是為了報復嘉世,根本就違背了他當初對自己的訓誡,在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催迫下,他懷著一腔激憤踏進了嘉世,接受了陳夜輝給自己的這個機會。

  當葉修和邱非在榮耀里再次相見的時候,兩人都有一瞬間的愣怔,但片刻後,便手下不留情地開始了對決。邱非此時心緒不穩,打法難免出紕漏,葉修一面集中精神對戰,一面沉穩地指出了邱非的破綻,邱非最後毫無懸念地輸給了葉修。

  陳夜輝繼續挑唆邱非,稱葉修背叛了嘉世,背叛了包括他在內的所有隊員。邱非本就是火爆脾氣,被他這一激,心中的火氣壓也壓不住,當即便跑到了興欣,質問葉修為什麼要當逃兵,葉修卻只顧忙著給上網的顧客服務,根本不理他的問話。

  得閒之後,葉修將邱非領到了一張檯球桌旁,借著打檯球將自己的處境和打算道了出來。雖然葉修沒有明說,但聰明的邱非已經明白了他的苦衷,但卻無法理解葉修為什麼不選擇加入其它戰隊,而非要自己組建新的戰隊,葉修告訴他說,因為這裡有一群喜歡打榮耀的人,自己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個。葉修給陳果買了一條圍巾,當做自己剪壞她圍巾的賠償,陳果喜滋滋地圍在脖子上向蘇沐橙展示,她以為這條圍巾一定很貴,哪知葉修卻說,這是搞特價的商品,十塊錢三條,說著又拿出兩個購物袋,送了蘇沐橙一條,陳果哭笑不得。

  為了博眼球,嘉世要搞一個大型慶典,陶軒去叫孫翔參加,孫翔此時卻正在苦練龍抬頭,他發誓要用龍抬頭打敗葉修,向世人證明,自己才是一葉知秋。陶軒聞言,覺得孫翔有些幼稚,他笑著對孫翔說,他就是一葉知秋,而葉修,連做他對手的資格都沒有,說著便拔下了他的賬號卡,意有所指地稱,在嘉世不但要會打榮耀,還要懂得遊戲規則,想要做一葉知秋,不在乎他會不會打龍抬頭,而在於自己。孫翔面無表情地將賬號卡又插上了電腦,出言趕陶軒走,陶軒也不再囉嗦,只是對他下了最後通牒:二十分鐘後,自己一定要在慶典上看到他。

  葉修向蘇沐橙說起自己一年後重歸榮耀的規劃時,蘇沐橙表示,一年後自己的契約就到期了,自己也要加入興欣戰隊,葉修半開玩笑地懟她說,一年後如果她的水平退步了,興欣就沒有她的位置了,這一年的時間,自己的徒弟們一定會在榮耀中叱吒風雲。說起了徒弟,蘇沐橙告訴葉修,嘉世二隊的小魔王邱非回來了……

  這個小魔王邱非是嘉世二隊的成員,也是葉修的徒弟,葉修曾經很看好他,還有意讓他做自己的接班人,後來,因為隊員李睿的故意使壞,弄丟了邱非的歸隊材料,他便被打回了訓練營,在葉修的干預下,他去了國外接受訓練。

  此時,一個廢棄的倉庫里,嘉世的兩幫人馬正在私下進行排位賽,陳夜輝在樓上看著下面鬧哄哄的場面,疑惑地對身邊的副會長道,嘉世二隊好像是不允許私下進行排位賽的,副會長告訴他,葉修隊長曾經說過,隊員是要靠實力的,一年進行一次比賽的話,時間太久了,誰要是不服,可以來戰。陳夜輝聞言,便耐著性子看了下去。

  沒過一會,下面的兩人已經分出了勝負,一個叫做李睿的隊員在單挑中贏了對手,立刻不可一世起來,跑到對手面前耀武揚威,哪知邱非卻突然站在了他身後,勾著他的脖子,要和他單挑,李睿心裡有鬼,被邱非奚落也不敢還口。

  激烈的對決再一次展開,不過這一次,李睿卻很快就敗在了邱非手下,邱非使出了葉修的絕技遮影步,將眾人全都鎮住了,他驕傲地將自己的名字用噴漆筒寫在了記錄排名的大鐵板上,並表示自己晚上要請客,邀請大家來給自己接風慶祝,並放言:不來的就不算是二隊的成員。

  陳夜輝看到了這一切,不禁感嘆,葉修真的是教出了一個好徒弟,眾人散去後,他在邱非身後叫住了他,告訴他說,今年二隊的名單已經定了下來,就算他能贏了李睿,也不過是給他點難堪,改變不了什麼,因為葉修的關係,他身上也被打上了叛徒的標籤,永遠也不可能再進一隊,而自己可以給他一個機會,若是他肯配合自己全力阻止葉修返回聯盟,自己便可以向老闆推薦他。

  邱非一向看不上陳夜輝的為人,聽了他的一番話,差點忍不住痛揍他一頓,陳夜輝臨走還挑撥邱非,稱葉修離開嘉世,根本就沒有考慮過他。邱非聞言心中竟升起一絲迷茫,葉修就這么走了,可是自己在嘉世只有他,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他不由得想起了當年的往事……

  那時候,邱非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他頂著家裡父母兄長的巨大壓力,艱難地堅持著自己的電競夢,剛從訓練營來到嘉世時,他見到葉修和一幫廚師在玩榮耀,不知道他是嘉世的隊長,竟然班門弄斧地在葉修面前蹦躂,對他指手畫腳,還揚言自己是未來的嘉世隊長,要他拜自己為師。之後,邱非又挑戰二隊的第一名陳夜輝,將他一舉擊敗,從而坐上了二隊的頭把交椅,這時候,他依然不知道葉修就是隊長,還想和他商量著互相學習絕招,後來在隊里進行賽時,他見到了傳說中的隊長,這才知道說了什麼樣的傻話,一時竟有些羞窘,葉修卻微笑著給他打氣。

  邱非的打法十分剛猛,和葉修的打法有些相似,在和陳夜輝對戰時,他的表現讓所有人都眼前一亮,結果不出所料,邱非贏了陳夜輝,但是在一旁觀戰的副隊長卻看出了異樣,稱最後一波,陳夜輝的冰霜波動陣打中了邱非,但他的血量卻一點沒少,他懷疑邱非使用外掛,當場要檢查他的賬號卡。

  邱非問心無愧地將賬號卡交給了副隊長,表示對付陳夜輝,自己根本用不著外掛。然而檢查結果卻顯示,邱非的賬號卡確實使用了作弊軟體,邱非聞言不敢置信。片刻後,他便明白了,自己在賽前又接到了哥哥打來的電話,陳夜輝假裝好心地要走了自己的賬號卡,說是要替自己登記,一定是他趁機動了手腳,想到此,邱非氣得追著陳夜輝扭打,現場亂作一團。

  陳夜輝因著這一戰,如願從二隊升上了一隊,而邱非卻背負了罵名,在嘉世無法立足,但他仍然倔強地要贏給自己的父母看,贏給葉修看,葉修教訓他說,如果是為了贏給別人看,那他就沒有資格玩兒榮耀,榮耀不是任何人復仇的工具。

  想起葉修當年說的話,邱非心中有些怨氣,他覺得葉修重建戰隊,是為了報復嘉世,根本就違背了他當初對自己的訓誡,在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催迫下,他懷著一腔激憤踏進了嘉世,接受了陳夜輝給自己的這個機會。

  當葉修和邱非在榮耀里再次相見的時候,兩人都有一瞬間的愣怔,但片刻後,便手下不留情地開始了對決。邱非此時心緒不穩,打法難免出紕漏,葉修一面集中精神對戰,一面沉穩地指出了邱非的破綻,邱非最後毫無懸念地輸給了葉修。

  陳夜輝繼續挑唆邱非,稱葉修背叛了嘉世,背叛了包括他在內的所有隊員。邱非本就是火爆脾氣,被他這一激,心中的火氣壓也壓不住,當即便跑到了興欣,質問葉修為什麼要當逃兵,葉修卻只顧忙著給上網的顧客服務,根本不理他的問話。

  得閒之後,葉修將邱非領到了一張檯球桌旁,借著打檯球將自己的處境和打算道了出來。雖然葉修沒有明說,但聰明的邱非已經明白了他的苦衷,但卻無法理解葉修為什麼不選擇加入其它戰隊,而非要自己組建新的戰隊,葉修告訴他說,因為這裡有一群喜歡打榮耀的人,自己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個。葉修給陳果買了一條圍巾,當做自己剪壞她圍巾的賠償,陳果喜滋滋地圍在脖子上向蘇沐橙展示,她以為這條圍巾一定很貴,哪知葉修卻說,這是搞特價的商品,十塊錢三條,說著又拿出兩個購物袋,送了蘇沐橙一條,陳果哭笑不得。

  為了博眼球,嘉世要搞一個大型慶典,陶軒去叫孫翔參加,孫翔此時卻正在苦練龍抬頭,他發誓要用龍抬頭打敗葉修,向世人證明,自己才是一葉知秋。陶軒聞言,覺得孫翔有些幼稚,他笑著對孫翔說,他就是一葉知秋,而葉修,連做他對手的資格都沒有,說著便拔下了他的賬號卡,意有所指地稱,在嘉世不但要會打榮耀,還要懂得遊戲規則,想要做一葉知秋,不在乎他會不會打龍抬頭,而在於自己。孫翔面無表情地將賬號卡又插上了電腦,出言趕陶軒走,陶軒也不再囉嗦,只是對他下了最後通牒:二十分鐘後,自己一定要在慶典上看到他。

  葉修向蘇沐橙說起自己一年後重歸榮耀的規劃時,蘇沐橙表示,一年後自己的契約就到期了,自己也要加入興欣戰隊,葉修半開玩笑地懟她說,一年後如果她的水平退步了,興欣就沒有她的位置了,這一年的時間,自己的徒弟們一定會在榮耀中叱吒風雲。說起了徒弟,蘇沐橙告訴葉修,嘉世二隊的小魔王邱非回來了……

  這個小魔王邱非是嘉世二隊的成員,也是葉修的徒弟,葉修曾經很看好他,還有意讓他做自己的接班人,後來,因為隊員李睿的故意使壞,弄丟了邱非的歸隊材料,他便被打回了訓練營,在葉修的干預下,他去了國外接受訓練。

  此時,一個廢棄的倉庫里,嘉世的兩幫人馬正在私下進行排位賽,陳夜輝在樓上看著下面鬧哄哄的場面,疑惑地對身邊的副會長道,嘉世二隊好像是不允許私下進行排位賽的,副會長告訴他,葉修隊長曾經說過,隊員是要靠實力的,一年進行一次比賽的話,時間太久了,誰要是不服,可以來戰。陳夜輝聞言,便耐著性子看了下去。

  沒過一會,下面的兩人已經分出了勝負,一個叫做李睿的隊員在單挑中贏了對手,立刻不可一世起來,跑到對手面前耀武揚威,哪知邱非卻突然站在了他身後,勾著他的脖子,要和他單挑,李睿心裡有鬼,被邱非奚落也不敢還口。

  激烈的對決再一次展開,不過這一次,李睿卻很快就敗在了邱非手下,邱非使出了葉修的絕技遮影步,將眾人全都鎮住了,他驕傲地將自己的名字用噴漆筒寫在了記錄排名的大鐵板上,並表示自己晚上要請客,邀請大家來給自己接風慶祝,並放言:不來的就不算是二隊的成員。

  陳夜輝看到了這一切,不禁感嘆,葉修真的是教出了一個好徒弟,眾人散去後,他在邱非身後叫住了他,告訴他說,今年二隊的名單已經定了下來,就算他能贏了李睿,也不過是給他點難堪,改變不了什麼,因為葉修的關係,他身上也被打上了叛徒的標籤,永遠也不可能再進一隊,而自己可以給他一個機會,若是他肯配合自己全力阻止葉修返回聯盟,自己便可以向老闆推薦他。

  邱非一向看不上陳夜輝的為人,聽了他的一番話,差點忍不住痛揍他一頓,陳夜輝臨走還挑撥邱非,稱葉修離開嘉世,根本就沒有考慮過他。邱非聞言心中竟升起一絲迷茫,葉修就這么走了,可是自己在嘉世只有他,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他不由得想起了當年的往事……

  那時候,邱非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他頂著家裡父母兄長的巨大壓力,艱難地堅持著自己的電競夢,剛從訓練營來到嘉世時,他見到葉修和一幫廚師在玩榮耀,不知道他是嘉世的隊長,竟然班門弄斧地在葉修面前蹦躂,對他指手畫腳,還揚言自己是未來的嘉世隊長,要他拜自己為師。之後,邱非又挑戰二隊的第一名陳夜輝,將他一舉擊敗,從而坐上了二隊的頭把交椅,這時候,他依然不知道葉修就是隊長,還想和他商量著互相學習絕招,後來在隊里進行賽時,他見到了傳說中的隊長,這才知道說了什麼樣的傻話,一時竟有些羞窘,葉修卻微笑著給他打氣。

  邱非的打法十分剛猛,和葉修的打法有些相似,在和陳夜輝對戰時,他的表現讓所有人都眼前一亮,結果不出所料,邱非贏了陳夜輝,但是在一旁觀戰的副隊長卻看出了異樣,稱最後一波,陳夜輝的冰霜波動陣打中了邱非,但他的血量卻一點沒少,他懷疑邱非使用外掛,當場要檢查他的賬號卡。

  邱非問心無愧地將賬號卡交給了副隊長,表示對付陳夜輝,自己根本用不著外掛。然而檢查結果卻顯示,邱非的賬號卡確實使用了作弊軟體,邱非聞言不敢置信。片刻後,他便明白了,自己在賽前又接到了哥哥打來的電話,陳夜輝假裝好心地要走了自己的賬號卡,說是要替自己登記,一定是他趁機動了手腳,想到此,邱非氣得追著陳夜輝扭打,現場亂作一團。

  陳夜輝因著這一戰,如願從二隊升上了一隊,而邱非卻背負了罵名,在嘉世無法立足,但他仍然倔強地要贏給自己的父母看,贏給葉修看,葉修教訓他說,如果是為了贏給別人看,那他就沒有資格玩兒榮耀,榮耀不是任何人復仇的工具。

  想起葉修當年說的話,邱非心中有些怨氣,他覺得葉修重建戰隊,是為了報復嘉世,根本就違背了他當初對自己的訓誡,在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催迫下,他懷著一腔激憤踏進了嘉世,接受了陳夜輝給自己的這個機會。

  當葉修和邱非在榮耀里再次相見的時候,兩人都有一瞬間的愣怔,但片刻後,便手下不留情地開始了對決。邱非此時心緒不穩,打法難免出紕漏,葉修一面集中精神對戰,一面沉穩地指出了邱非的破綻,邱非最後毫無懸念地輸給了葉修。

  陳夜輝繼續挑唆邱非,稱葉修背叛了嘉世,背叛了包括他在內的所有隊員。邱非本就是火爆脾氣,被他這一激,心中的火氣壓也壓不住,當即便跑到了興欣,質問葉修為什麼要當逃兵,葉修卻只顧忙著給上網的顧客服務,根本不理他的問話。

  得閒之後,葉修將邱非領到了一張檯球桌旁,借著打檯球將自己的處境和打算道了出來。雖然葉修沒有明說,但聰明的邱非已經明白了他的苦衷,但卻無法理解葉修為什麼不選擇加入其它戰隊,而非要自己組建新的戰隊,葉修告訴他說,因為這裡有一群喜歡打榮耀的人,自己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個。葉修給陳果買了一條圍巾,當做自己剪壞她圍巾的賠償,陳果喜滋滋地圍在脖子上向蘇沐橙展示,她以為這條圍巾一定很貴,哪知葉修卻說,這是搞特價的商品,十塊錢三條,說著又拿出兩個購物袋,送了蘇沐橙一條,陳果哭笑不得。

  為了博眼球,嘉世要搞一個大型慶典,陶軒去叫孫翔參加,孫翔此時卻正在苦練龍抬頭,他發誓要用龍抬頭打敗葉修,向世人證明,自己才是一葉知秋。陶軒聞言,覺得孫翔有些幼稚,他笑著對孫翔說,他就是一葉知秋,而葉修,連做他對手的資格都沒有,說著便拔下了他的賬號卡,意有所指地稱,在嘉世不但要會打榮耀,還要懂得遊戲規則,想要做一葉知秋,不在乎他會不會打龍抬頭,而在於自己。孫翔面無表情地將賬號卡又插上了電腦,出言趕陶軒走,陶軒也不再囉嗦,只是對他下了最後通牒:二十分鐘後,自己一定要在慶典上看到他。

  葉修向蘇沐橙說起自己一年後重歸榮耀的規劃時,蘇沐橙表示,一年後自己的契約就到期了,自己也要加入興欣戰隊,葉修半開玩笑地懟她說,一年後如果她的水平退步了,興欣就沒有她的位置了,這一年的時間,自己的徒弟們一定會在榮耀中叱吒風雲。說起了徒弟,蘇沐橙告訴葉修,嘉世二隊的小魔王邱非回來了……

  這個小魔王邱非是嘉世二隊的成員,也是葉修的徒弟,葉修曾經很看好他,還有意讓他做自己的接班人,後來,因為隊員李睿的故意使壞,弄丟了邱非的歸隊材料,他便被打回了訓練營,在葉修的干預下,他去了國外接受訓練。

  此時,一個廢棄的倉庫里,嘉世的兩幫人馬正在私下進行排位賽,陳夜輝在樓上看著下面鬧哄哄的場面,疑惑地對身邊的副會長道,嘉世二隊好像是不允許私下進行排位賽的,副會長告訴他,葉修隊長曾經說過,隊員是要靠實力的,一年進行一次比賽的話,時間太久了,誰要是不服,可以來戰。陳夜輝聞言,便耐著性子看了下去。

  沒過一會,下面的兩人已經分出了勝負,一個叫做李睿的隊員在單挑中贏了對手,立刻不可一世起來,跑到對手面前耀武揚威,哪知邱非卻突然站在了他身後,勾著他的脖子,要和他單挑,李睿心裡有鬼,被邱非奚落也不敢還口。

  激烈的對決再一次展開,不過這一次,李睿卻很快就敗在了邱非手下,邱非使出了葉修的絕技遮影步,將眾人全都鎮住了,他驕傲地將自己的名字用噴漆筒寫在了記錄排名的大鐵板上,並表示自己晚上要請客,邀請大家來給自己接風慶祝,並放言:不來的就不算是二隊的成員。

  陳夜輝看到了這一切,不禁感嘆,葉修真的是教出了一個好徒弟,眾人散去後,他在邱非身後叫住了他,告訴他說,今年二隊的名單已經定了下來,就算他能贏了李睿,也不過是給他點難堪,改變不了什麼,因為葉修的關係,他身上也被打上了叛徒的標籤,永遠也不可能再進一隊,而自己可以給他一個機會,若是他肯配合自己全力阻止葉修返回聯盟,自己便可以向老闆推薦他。

  邱非一向看不上陳夜輝的為人,聽了他的一番話,差點忍不住痛揍他一頓,陳夜輝臨走還挑撥邱非,稱葉修離開嘉世,根本就沒有考慮過他。邱非聞言心中竟升起一絲迷茫,葉修就這么走了,可是自己在嘉世只有他,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他不由得想起了當年的往事……

  那時候,邱非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他頂著家裡父母兄長的巨大壓力,艱難地堅持著自己的電競夢,剛從訓練營來到嘉世時,他見到葉修和一幫廚師在玩榮耀,不知道他是嘉世的隊長,竟然班門弄斧地在葉修面前蹦躂,對他指手畫腳,還揚言自己是未來的嘉世隊長,要他拜自己為師。之後,邱非又挑戰二隊的第一名陳夜輝,將他一舉擊敗,從而坐上了二隊的頭把交椅,這時候,他依然不知道葉修就是隊長,還想和他商量著互相學習絕招,後來在隊里進行賽時,他見到了傳說中的隊長,這才知道說了什麼樣的傻話,一時竟有些羞窘,葉修卻微笑著給他打氣。

  邱非的打法十分剛猛,和葉修的打法有些相似,在和陳夜輝對戰時,他的表現讓所有人都眼前一亮,結果不出所料,邱非贏了陳夜輝,但是在一旁觀戰的副隊長卻看出了異樣,稱最後一波,陳夜輝的冰霜波動陣打中了邱非,但他的血量卻一點沒少,他懷疑邱非使用外掛,當場要檢查他的賬號卡。

  邱非問心無愧地將賬號卡交給了副隊長,表示對付陳夜輝,自己根本用不著外掛。然而檢查結果卻顯示,邱非的賬號卡確實使用了作弊軟體,邱非聞言不敢置信。片刻後,他便明白了,自己在賽前又接到了哥哥打來的電話,陳夜輝假裝好心地要走了自己的賬號卡,說是要替自己登記,一定是他趁機動了手腳,想到此,邱非氣得追著陳夜輝扭打,現場亂作一團。

  陳夜輝因著這一戰,如願從二隊升上了一隊,而邱非卻背負了罵名,在嘉世無法立足,但他仍然倔強地要贏給自己的父母看,贏給葉修看,葉修教訓他說,如果是為了贏給別人看,那他就沒有資格玩兒榮耀,榮耀不是任何人復仇的工具。

  想起葉修當年說的話,邱非心中有些怨氣,他覺得葉修重建戰隊,是為了報復嘉世,根本就違背了他當初對自己的訓誡,在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催迫下,他懷著一腔激憤踏進了嘉世,接受了陳夜輝給自己的這個機會。

  當葉修和邱非在榮耀里再次相見的時候,兩人都有一瞬間的愣怔,但片刻後,便手下不留情地開始了對決。邱非此時心緒不穩,打法難免出紕漏,葉修一面集中精神對戰,一面沉穩地指出了邱非的破綻,邱非最後毫無懸念地輸給了葉修。

  陳夜輝繼續挑唆邱非,稱葉修背叛了嘉世,背叛了包括他在內的所有隊員。邱非本就是火爆脾氣,被他這一激,心中的火氣壓也壓不住,當即便跑到了興欣,質問葉修為什麼要當逃兵,葉修卻只顧忙著給上網的顧客服務,根本不理他的問話。

  得閒之後,葉修將邱非領到了一張檯球桌旁,借著打檯球將自己的處境和打算道了出來。雖然葉修沒有明說,但聰明的邱非已經明白了他的苦衷,但卻無法理解葉修為什麼不選擇加入其它戰隊,而非要自己組建新的戰隊,葉修告訴他說,因為這裡有一群喜歡打榮耀的人,自己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個。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8-09 09:39:40

全職高手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全職高手"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