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鎖的房間分集劇情介紹(1-26集)大結局

上鎖的房間第1集分集劇情介紹

秦左漫坐飛機偶遇木夏共同破案 木教授受聘成為密室殺人案顧問

  一架正在高空飛行的飛機上,人們正在享受著悠閒適意的飛行時光,原本平穩的機身,突然出現了間歇的劇烈晃動,廣播裡傳來空姐甜美的聲音,稱這是因為飛機遇到了氣流引起的,提醒大家不要走動,趕快回到自己的座位。

  恰在這時,一位老人的哮喘病發作了,坐在他旁邊的是一位女刑偵隊員,叫做秦左漫,她安撫了老人,便立刻趕去通知乘務人員。但見兩位空姐正在神情焦急地打著電話,似乎很不想讓她在場,副機長則在試圖打開駕駛艙門,卻似乎遇到了什麼困難。秦左漫簡略地將情況說明,請他們派人帶著醫藥箱去看顧老人,自己則出示了證件,詢問飛機到底出現了什麼狀況。

  副機長只得如實相告,原來,飛機進入了雷暴區域,遭遇強風切片,如果不能儘快脫離,機體結構將被破壞造成事故,而他因故離開駕駛艙後,卻因為艙門的電子系統出現了故障,密碼失效,無法再進入駕駛艙,機長也在此時聯繫不上。

  他們聯繫的安全專家很快就到了,他手腳麻利地打開自己的手提電腦,試圖輸入密碼解鎖,但六位數的密碼,由0到9中隨機的六位數字組成,也就是按照十的六次方排列,至少有一百萬種排列方式,想要破解密碼,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這時,飛機上一位外表酷帥高冷的男子瞥了一眼坐在自己旁邊的乘客人,突然開口,要求用他的琴弦,對方愕然,男子卻看也不看他,冷靜地說出了自己的判斷:他沒有留手指甲,左手手指上有老繭,按照繭的形狀來看,他應該是個小提琴手。對方被這細緻入微的觀察和精準的分析能力折服了,沒有多問,便依言將琴弦交給了他。

  高冷男子道了謝,拿著琴弦去了乘務室,途中又從一個孩子手中拿過一包零食,撕下了外包裝上面的一小塊商標貼紙,此舉引起了孩子母親的不滿,男子卻並未多做解釋。

  當男子進入乘務室時,安全專家正準備試著輸入密碼,他出聲阻止,提醒對方不想墜機的話就不要輸入密碼,但在場的人顯然都沒有將這話放在心上,根本沒有理會他。此時,飛機又出現了劇烈的晃動,安全專家心急之下,加快了操作,但密碼剛一輸入,安全門便發出了咔嗒一聲輕響秦左漫不明所以,男子冷靜地解釋道:剛剛電腦鎖是處於斷電狀態,插上電腦以後,幫它通上了電,副機長也忽然想起,為了航空安全,電子鎖在通電狀態下,超控機構就會起作用,裡面的機械鎖就會自動落鎖,也就是說,剛剛他們的操作,將門從裡面鎖上了。

  秦左漫聞言連忙詢問,還有沒有其它辦法可以將門打開,副機長沉默了,那名酷帥男子卻上前一步,從秦左漫耳後取下了一隻黑色的鐵質小發卡,將手中的琴弦用商標紙卷在了發卡上,插入了鎖孔。 副機長有些不滿地表示,這扇門連AK47都打不開,怎么可能用一根小小的發卡打開,男子並未受他的影響,閉上眼睛小心翼翼地緩緩轉動發卡,很快,門便開了。男子將發卡還給了秦左漫秦左漫好奇地詢問他,怎們會知道這邊出了事,男子稱,飛機顛簸地那么厲害,安全帶指示燈卻沒有亮,很明顯,問題出現在駕駛艙里。

上鎖的房間海報

  秦左漫聞言,也不禁佩服他的觀察和分析能力,她還沒來得及說話,副機長便匆匆推開駕駛艙門,請她進去。秦左漫和酷帥男子一前一後進入了駕駛艙,發現機長倒在座位上,昏迷不醒,秦左漫用手摸了下他的頸動脈,發現人還活著。男子則用手絹墊著,端起了旁邊放著的一隻紙杯聞了聞,他想起之前無意間看到,空姐小柳將一壺咖啡倒掉了,便提議秦左漫詢問小柳,並斷言,下手之人的目標並不是機長。

  秦左漫也對小柳起了疑心,因為先前在座位上時,她曾在隨手拿起的一份報紙上,見到了一張車禍現場的照片,上面的一男一女正是空姐小柳和英俊帥氣的副機長。她直言詢問小柳,在咖啡里放了什麼,小柳也不隱瞞,表示並沒有放別的東西,只是高濃度的咖啡因。

  咖啡因含量是普通咖啡的八十倍,達到致死量的一半,但凡臟器弱的人,稍不留神就會有性命之危,刑偵經驗豐富的秦左漫自然是知道的,結合小柳所說的話和之前自己看到的新聞,秦左漫推斷,小柳的目標是副機長。小柳見秦左漫一語道破天機,當下便承認了,稱若不是副機長堅持中途下車,自己的男友也不會遭遇車禍,自己只是心懷怨恨,而那個電子鎖的事,自己卻並不知情。

  出了這么大的事,乘務人員已經聯繫了地面人員,飛機落地之後,就會有警務人員來接手此案,秦左漫提醒,一定要讓警方好好研究下那個電子鎖,看看到底是意外,還是被人蓄意破壞。

  飛機在機場安全降落後,秦左漫拖著行李箱到處尋找那個酷帥男子,卻怎么也找不見,而此時,他已經坐上了來接他的計程車,他的名字,叫做木夏。

  回到警隊後,秦左漫發現被稱作譚大白話的譚佑,又在跟一幫新來的小警察吹噓自己的英勇神武,便毫不客氣地上前給了他一個下馬威,接著就被刑偵隊長沈斌給拉去練手了,一不留神,讓隊長給擺了一道,生生受了一拳,但這對於被全警隊稱作“左哥”的秦左漫來說,實在是小菜一碟。

  當晚,秦左漫受命,帶著譚佑和另外一個警察,去街邊蹲守一名犯罪嫌疑人。凌晨兩點鐘,當嫌疑人出現,秦左漫正要帶人抓捕時,街邊突然轉過另一個和嫌疑人穿同樣衣服的男子,秦左漫當機立斷,與隊友分別抓捕那兩個人。

  秦左漫跟蹤後來出現的男子,當他走到一輛汽車旁,準備撬鎖時,麻利地將其制服,結果發現竟然是白天在飛機上幫忙開鎖的木夏。木夏辯解稱,這車是自己租來的,因為鑰匙丟了,只能使用非常手段了,但因他拿不計程車契約,秦左漫不相信他的說辭,不由分說,將其銬上,交給匆匆趕來的譚佑,帶回了警隊。

  接著,秦左漫又去追捕嫌疑人,見他擺脫了刑警們的圍捕,打算跳牆逃跑,便扯過路邊一個景觀燈的罩頂,隨手扔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打中嫌疑人,將其打倒在地。

  這一幕被趕來的警督王大柱看到了,他又是一番說教,多虧沈斌解圍,秦左漫的耳朵才免遭荼毒。得知木夏已經將情況說明,租車契約也已找到,他的嫌疑解除,人已經被放了,而自己卻要因為這個烏龍事件寫報告,秦左漫不禁不服氣地鼓起了腮幫子。

  第二天,秦左漫和譚佑去那家被破壞了景觀燈的業主家中通報情況,正好在別墅外遇到了業主蔣建業的侄子蔣文,他表示自己最近幾天突然聯繫不上叔叔了,所以過來看看。

  沒想到的是,這一趟又遇到了人命案,業主蔣建業在自己的家中死去,現場只有一封遺書,和死者的一組指紋,門窗完好,並沒有外侵痕跡,因此,譚佑基於現場勘查結果,初步判斷死者是自殺。但秦左漫卻不這么認為,死者目前仍身兼瑞馳銀行行長一職,雖然身患癌症,但病情並沒有很嚴重,態度也並沒有很悲觀,反而積極治療,因此秦左漫不認為他會自殺。譚佑驚訝秦左漫竟然知道這么多信息,得知她與死者見過幾次面,也算認識,這才釋然。

  這時,一位剛由省廳調到刑偵隊的法醫科長尚微微大步流星趕來了現場,得知這枚大美女竟然是法醫科長,上前搭訕的譚佑大吃一驚。

  尚微微經過一番檢查,得出了死者已經死去56小時的結論,並稱根據屍斑判斷,死者死亡時是站著的。但秦左漫和譚佑發現現場時,死者明明是蹲坐在茶几前的,而且,現場門窗除了死者身後的窗子,都是從裡面反鎖的,那面窗子裡還垂著白色的布簾,死者就坐在布簾前面,不可能有人從他身後的窗子離開,若說死者不是自殺,那么兇手是怎么離開的,就成了一道謎題。

  之後,法醫解剖結果表明,死者死於胰島素注射過量,而現場並沒有發現注射器。這是一起密室殺人案,刑偵隊並沒有接觸過這方面的案子,尚微微向沈隊長推薦了一位曾在英國留過學的刑偵學博士,他是政法大學刑事偵查專業最年輕的副教授,參與過很多省級刑偵學學科研究,專業很是過關,只是人不太好相處,沈隊長二話不說,就派秦左漫和譚佑去政法大學學習取經。

  來到政法大學後,秦左漫發現,那位傳說中的副教授竟然就是木夏。木夏果然不好相處,任憑譚佑使盡渾身解數,也沒說動他答應幫忙,回到隊里後,兩人被沈斌狠狠批了一頓,秦左漫收起傲氣,低聲下氣地百般懇求,木夏這才答應下來。

  簡單了解了案情後,木夏又以洽談業務為名,來到了瑞馳銀行,實地暗查,在大廳見到了瑞馳銀行大中華區負責人秦華後,他便找到了秦左漫,在聘請書上大筆一揮,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正式加入了特偵組。

  木夏帶著秦左漫和譚佑又勘察了一遍現場,聽到秦左漫說,案發前幾天,曾有一個孩子看到死者家有人站在窗前,木夏立刻想到了日本作家的推理小說《上鎖的房間》,而死者的書架上正好有這樣一本書,木夏當時並未多言,只是第二天買了這本書,快遞給了秦左漫。秦左漫看完之後,便明白,這是一起模仿殺人案,蔣建業死後,被人立在落地窗的白布前,身前用茶几頂住,隨著時間推移,屍體自然滑落,造成了蹲坐著死去的假象。能夠為死者注射胰島素而不被反抗的,只有死者的家庭護士魏曉潔,而魏曉潔卻有不在場的證據,案發時,她請假回了老家,很多人都可以作證。

  木夏再次仔細分析了案情,認為死者身邊應該有一個身材瘦弱的人,只有他在移動屍體後,能從窄小的白布後面的縫隙鑽出窗子,秦左漫經過調查,得知秦建業有一個私生子,叫做范一鳴。

  又經過一番縝密偵查和嚴謹推斷,秦左漫基本還原了這起案件的起因和經過:在一周前,死者通過律師改動了遺囑,將范一鳴從繼承人中剔除了,而知道這件事的人,除了律師,就是死者的家庭護士魏曉潔了,魏曉潔與范一鳴交往甚密,她將此事通知了范一鳴,於是范一鳴授意魏曉潔,給死者注射了過量的胰島素,之後讓她回了老家,製造不在場的證據,而他自己則留下來布置現場,並寫下了遺書。

  秦左漫提審了范一鳴,將他和魏曉潔的一些親密相處的照片,以及他的講稿,和筆跡鑑定結果都放在了他面前,范一鳴在這些證據面前,不得不俯首認罪,這起案件成功過告破。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19-09-26 23:30:31

上鎖的房間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上鎖的房間" 的人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