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等你第5集分集劇情(共46集)

我在北京等你第5集分集劇情介紹

錚錚被懷疑“懷孕了” 徐天法庭維護盛夏

  錚錚得知盛夏出事趕回家,結果正好聽到盛夏母親和老譚的對話,得知父親當年的退休金本來是要給錚錚做服裝設計用的。可是那筆錢卻被盛夏母親借去讓盛夏出國進修了,錚錚氣憤不已質問盛夏母親為何那么有錢還要借他們家裡的錢,盛夏要學設計她也要學設計的,為什麼他們的眼裡只有盛夏沒有她。現如今盛夏出事了,他們就恨不得都立刻飛到盛夏身邊,而她出事了他們就只知道拉著她,一句話也不幫她說。

  錚錚說到傷心處跑進廁所不停吐,盛夏母親懷疑錚錚懷孕了,恰好錚錚男友過來,氣得錚錚父親上去就揍他,責怪其沒臉來找錚錚。

艾文幫盛夏打官司了解情況

  申凱告訴盛夏艾文要替她做無罪辯護,盛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轉頭看向一邊的艾文,艾文微笑點頭示意。艾文調查了所有申凱的資料,並且認為盛夏之所以拒絕接受申凱的求婚是因為懼怕婚姻,她為了做到完美從小到大都是學霸,不管多么艱難都要讓自己不拉在人後。盛夏對艾文的話無言以對,默默低著頭。

  盛夏母親勸說錚錚父親接受面對現實,打人也解決不了問題,老譚擔心錚錚身體,擔心自己萬一死了沒人照顧錚錚。現如今錚錚出現這個事情他也不知道該咋辦,老譚拜託盛夏母親照顧照顧錚錚,盛夏母親擔心盛夏國外打官司的事情。老譚認為即便盛夏母親去了也不會說英文,也解決不了問題,而他這被子都沒有求過人,現如今只是懇求盛夏母親幫忙,盛夏母親無奈只好答應。

  盛夏去跑步,賈小朵問盛夏是否不喜歡艾文,因為每次她心情不好都去跑步。盛夏告訴賈小朵這是她自己的問題,剛才被艾文一問就覺得像是被人扒了衣服一樣難受,賈小朵詢問盛夏是打算做什麼選擇?是打算公開內心的隱私,還是打算坐牢出境?盛夏默不作聲先去跑步了。

徐天法庭陳述被盛夏打的經過

徐天法庭陳述被盛夏打的經過

  盛夏母親給賈小朵打電話,擔心盛夏官司的事情,得知盛夏出去跑步了母親更加擔心,以前盛夏就是不開心就跑步。賈小朵安慰盛夏母親不要擔心,這件事由申凱來解決,賈小朵把申凱家庭情況都告訴了盛夏母親,並且稱讚申凱是一個很好的男人,前些日子申凱還求婚盛夏結果遭到拒絕了。盛夏母親提出以後就給賈小朵打電話,可以隨時知道盛夏的事情,因為盛夏從小就主意正,不管什麼事情都不會告訴她,賈小朵雖然覺得這樣不好可是也不知道如何拒絕只好找個理由先掛斷了。

  老譚為錚錚做螃蟹,盛夏母親一旁看到了慌忙提醒孕婦不能吃這種涼性的食物,老譚慶幸把盛夏母親留下沒有錯。

  盛夏跑步累到不行就坐在路邊的椅子上一言不發,而此時的徐天正在醫院看護一個老病人瓊斯太太。為了瓊斯太太的醫藥費,不管前面有多么大的困難,徐天都打算往前走下去。

  法庭上,賽琳娜徐天的朋友們都來到法庭上。徐天為自己辯護,稱自己是原告也是受害人,並且詳細描述了事發當天的情況。當時徐天為了安娜的案子才會出現在那裡,本來徐天想要幫助盛夏,結果卻反而被盛夏打傷,徐天聲稱自己來這裡就是為了尋求正義。隨後,徐天拿出了砸傷自己的熨斗,並指出這就是兇器。

  盛夏並不認罪,艾文為盛夏辯護,艾文稱在黑暗中大雨里盛夏是一個弱女子,自然有些恐慌,尤其是大雨中徐天還拿著鐵鍬。盛夏如此行為在艾文看來就是正當防衛,法庭宣布休庭。

賈小朵法庭做證盛夏藏起了求婚戒指

賈小朵法庭做證盛夏藏起了求婚戒指

  法庭外,艾文安慰盛夏,認為這場官司一定會贏,徐天從裡面出來,諷刺艾文就會打性別同情牌。

  法庭再次開庭,這次艾文讓徐天的朋友漢克警官來模擬一下徐天那天晚上是如何做的。漢克只是猜想了當時的情形,艾文提出讓徐天出來自己演示一遍,徐天拿著艾文準備好的假人直接暴力丟在地上。徐天知道艾文就是想說明徐天多么暴力,所以才會讓盛夏感覺到害怕。徐天卻認為這個根本就不成立,並且拿出了一個假鹿的事情來說事,如果射殺了一個假鹿是否會被判刑。艾文辯護稱最後射殺假鹿的人也被判刑了,因為他有意圖。

  隨後,徐天認為作為一個服裝設計經常和假人打交道,一定會很清楚能知道他使用的是假人。如果當時能看清他暴力丟棄假人,也必然能看清丟棄的是一個假人。艾文緊忙反對,結果卻被法官判定反對無效。

  徐天認為盛夏拿了最具有殺傷力的熨斗作為武器,而不是茶杯之類隨手可以拿到的東西,如果他因此致命了,那么盛夏就是一個殺人犯。艾文趕緊要求休庭,生怕徐天步步緊逼讓盛夏更加語無倫次。

  在休息時候,賈小朵忽然看到了漢克,之前在公路上開車時候就被漢克攔住過,賈小朵上前主動打招呼。

  盛夏在椅子上休息,看到徐天過來慌忙起身離開,徐天在盛夏坐的椅子上發現了一個記憶體卡。

  再次開庭,艾文一如既往打出了女性弱勢牌,並列舉出很多女性案子的發生,因此才會導致盛夏心生防備感覺到害怕。而盛夏就是面對威脅正當防衛,艾文又提出需要一個證人出庭,隨後,艾文詢問鑽戒盛夏是否認識?盛夏認出是申凱求婚的戒指,艾文提出要賈小朵作證。

  艾文詢問賈小朵戒指的來龍去脈,賈小朵如實說出當時申凱的求婚計畫落空,而這個戒指是盛夏藏起了。賈小朵表示盛夏不知道該如何答應求婚,所以才會藏起戒指帶回去,賈小朵一直希望盛夏能和申凱在一起。

  艾文詢問盛夏是否愛申凱,盛夏表示這是自己的隱私不願意說,艾文追問盛夏為何會如此害怕,為何不直接拒絕申凱。艾文向大家表示稱,因為盛夏面對自己最愛的人都會防備害怕,更別說是一個陌生人,所以盛夏算是正當防衛。

  徐天稱自己沒有對盛夏做出任何傷害行為,所以盛夏的正當防衛根本不成立。此時,徐天想起自己裝失憶之後和盛夏的種種,甚至那個“強吻”,徐天突然改變了說辭,承認自己強吻了盛夏,並且威脅了盛夏,所以盛夏算是正當防衛。法院最終判處盛夏屬於正當防衛,宣布盛夏無罪釋放。

  賽琳娜氣得追上徐天責怪徐天如此做就是對不起她這個合伙人,賽琳娜相信當時徐天並未威脅盛夏也沒有親吻盛夏,此時,盛夏從裡面出來默默看著徐天,和徐天擦肩而過。

劇情介紹網 時間:2020-02-25 21:27:02

我在北京等你電視劇相關看點

喜歡看 "我在北京等你" 的人也喜歡: